3歲紅燈區乞討,14歲淪為舞女,57歲四度獲封影后,她的一生比電影還傳奇...

2017年12月09日     6,991     檢舉

第54屆金馬獎剛剛落幕,把最佳女主角頒給了57歲的惠英紅。

半年前,金像獎,她同樣勇奪最佳女主角。

儘管是第四次封后,惠英紅依然激動到哽咽,台下的不少觀眾也感動到落淚。

對於這個結果,最多人的反應是:實至名歸。

從乞討少女到舞女,到當紅明星,到抑鬱自殺,再到東山再起,沒有誰比她更明白這個獎項的分量。

4月金像獎時照片

而她主演的《幸運的我》,有人甚至說:看完此片,方覺港片未死。

劇中惠英紅飾演一個脆弱、敏感,有著老年痴呆症的孤寡老人。

為了讓自己更貼近角色,她不怎麼吃飯,好讓自己變得更瘦;她佝僂著背,往衣服里塞紙巾,墊出下墜的肚子。

惠英紅的敬業是出了名的。

拍《八寶奇兵》時,需要從16樓跳下去,替身男演員嚇得辭演了。惠英紅親自上陣,落地時整個背部擦傷,血流不止。

拍《爛頭何》時,有一個鏡頭是被人打了四十多拳,她衝出去吐,吐完走回來再被打。

至於皮破擦傷更是家常便飯。

有人說女孩子家家的,那麼拼幹嘛!

但我怎麼敢倒下,我身後空無一人。

祖上雖是滿清貴族,卻在戰亂中無奈倉皇出逃香港。搬家的躁動還沒有平復,就被人騙取全部家產,一夜之間流落街頭。

為了討生活,她3歲起沿街乞討,後來跟著母親在碼頭向美國大兵兜售口香糖。

即便如此,連基本的一日三餐都無法保證,生活到了懸崖峭壁,仿佛隨便一個轉身便粉身碎骨。

回想起過往,還是忍不住紅眼

12歲那年,她再也不想被命運任意宰割,恰逢當時夜總會舞女招人,她咬咬牙還是報名了。

嬌俏可愛的性格和姣好的容顏,短短兩年時間惠英紅成了最紅的領舞,導演張徹看到她身上的靈氣,力薦她出演穆念慈。

從此,一戰成名。

她被貼上「打女」的標籤,當時的武打戲還是男人的世界,但她不怕。

一招一式全是真功夫,手裡長滿了厚厚的繭,腿被打斷過,鼻骨也因為被打折斷,導致變形,然後手指伸展也不自然......

魯豫曾採訪她為什麼要這麼拚命,她答:

上一個演員走了,但我不能走,如果不熬過這一關,我就沒機會了。

就是因為這麼拚命,才22歲,她就靠《長輩》摘得第一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桂冠。

那時候,她每個月工資只有五百塊。

可把自己當鐵打的身軀,也阻擋不住香港武打電影江河日下的殘酷事實。

看多了千篇一律的打打殺殺,觀眾自然會膩。

只會拍打戲的惠英紅,被打入冷宮了,從一年拍九部電影,慢慢地,一直到最後無戲可拍。

巨大的落差讓她患上了抑鬱症。

把自己鎖在小屋裡也不見人,經常莫名其妙落淚,最嚴重時把33顆安眠藥一股腦倒進嘴裡,最後送去醫院才撿回一命。

多年後回想起自己的衝動,惠英紅說自己最後悔的就是自殺。

也許在結束的瞬間,她找了活著的意義,整個人反而慢下來,變得舒展灑脫。

她不再執著於戲份的多少,地位的高低,這個角色交到我手裡,我就不能辜負。敬業的的她硬是把「綠葉」演出了主角的氣場。

我知道我是屬於電影的,哪怕是一天、兩天,只要是好角色,我都會儘量做好。

時隔4年後,她終於等到了賞識自己的伯樂。

2002年,許鞍華找上了她,雖然只是《幽靈人間》的小角色,但兜兜轉轉,她又回到了心愛的大螢屏。

她也沒有辜負所有人的期待,無論是《無間道》里飾演倪永孝的家姐,還是《江湖》里演劉德華的媽媽 ,她都演繹得入木三分。

2010年的《心魔》更是演技大爆發,一個對兒子有極強占有欲的精神異常的母親,絕望的母愛,陰暗而無助的表演感染每一個人。

時隔三十年再一次飾演女主角,她再次問鼎影后,已經恍如隔世。

但幸好,她終究等到了自己的榮耀。

如今,惠英紅接片全然遵從內心,把每一部戲演好是她一貫的標準。

不同的是,50歲後才見真美人風骨,惠英紅身上的這份霸氣優雅,更像是一種姿態,睥睨歲月,美得驚心動魄。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