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德國現代舞第一夫人,用魅力征服了全世界

2018年03月02日     8388     檢舉

她痴迷於身體,

而所有人也都痴迷於她。

舞蹈的惡魔

你不知道皮娜·鮑什?

可能有人會說你是個偽文青。

連金星老師也是她的忠實粉絲,

說第一次看到她的舞蹈時,

就完全被皮娜·鮑什震撼到了。

皮娜·鮑什,藝術大咖中的大咖,

被譽為「德國現代舞第一夫人」,

舞蹈界當之無愧的無冕女王,

她用自己獨特的魅力,

征服了全世界。

她,一生優雅,

一生執著,一生灑脫,

駱駝牌香菸從不離手,

被認為是「舞蹈的惡魔」,

開創了一個時代的另類美。

她是金星眼中的人間尤物,2007年金星擔任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現代舞金獅獎評委時,現場的五個評委,都把這個現代舞的終身成就獎頒給了皮娜·鮑什。

她有著德意志美人,

那種堅硬的美麗,

面龐線條如被雕刻刀划過,

目光溫柔但炯炯有神。

許多人曾愛慕她年輕時的身體,

更愛她身上歲月的痕跡,

她的美具有穿越時空的力量。

皮娜·鮑什1940年7月生於德國索林根市,或許誰也沒有料到,這個以金屬加工製造業聞名的西部城市,會再誕生一個同樣堅韌且剛柔並濟的女舞者。

小時候,皮娜被帶到家鄉的一個少兒芭蕾舞團,老師讓孩子們把腿舉到頭部。

她輕而易舉地就把一條腿盤到了腦後,老師驚呼道:「這個孩子真是一個蛇人啊。」

後來這個「蛇人」姑娘,就這麼一步步舞進了德國乃至世界的舞蹈史。

14歲時,皮娜考入埃森市福克旺學校,跟隨德國表現主義大師庫特·尤斯學習舞蹈。

庫特稱她為「迄今為止見過的最有才華的舞者」。

「我很想去其他國家多學一點東西,我的抱負很大,但遠超出了我有限的精力。我只希望自己能再結實一點,有足夠的精力去多完成我的心愿。」

所以19歲的皮娜,作為「最天才的舞者」來到紐約,跟隨約斯·林蒙林、保羅·泰勒等現代舞大師學習。

1962年,她回到了福克旺,

成為福克旺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蹈演員,

同時,皮娜開始了自己的編舞創作。

沒有炫麗的舞美,沒有浮華的舞技。一團漆黑的幕布,白色追光下,只剩一名舞者。

皮娜認為,創作就是一個追問的過程,即使有時候在黑暗中摸索很久也覺得不確切。

兩年之後,她根據斯特拉文斯基的音樂作品《春之祭》創作的同名作品,一經演出就立即引起轟動。

皮娜以她獨特的風格舞蹈,融合了動作,聲音和突出的舞台位置創立了著名的「舞蹈劇場」,使舞蹈藝術跨越美學的界限與藝術的藩籬。

在排練時,她問了所有舞者演員一個問題:「對你來說,什麼是愛?」

有人說「愛是空氣」;有人說「愛是麵包」;有人說「是上天給人的一個玩笑,是孤獨生命里的安慰。」

於是,皮娜讓舞者們站在舞台上,用肢體來展示他們內心的「愛」。

她自述:「我的作品發於內,而形於外」。

而金星則認為:「我覺得她是用痛苦來表現舞蹈,而我會用孤獨來表現舞蹈,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

在皮娜·鮑什的舞蹈面前,

一切都顯得那樣蒼白無力,

一切都靠肢體和舞蹈來表達,

美得充滿了爆發力和想像力。

她往舞台中央的那塊石頭潑水,

某一瞬間感覺那石頭

就像擱淺的鯨魚,

舞者和鯨魚一樣,

都有著崇尚自由的靈魂,

舞舞舞,否則生命就會迷失!

身著白色長裙的她,

在咖啡館中翩然起舞,

沉浸在夢裡,沉浸在愛里,

孤獨卻擁有著無窮力量。

她被一個男人扔到了地上,

又爬起,再跌倒,

一遍遍地重複,

從好笑到由衷的悲哀,

隱喻了男性與女性,

傷害與被傷害之間的重複。

粗獷的動作,把人性最深處的隱私、虛假的兩性關係淋漓地呈現出來。

智利安第斯山的山谷,

賜予了皮娜靈感,

將康乃馨寓意美麗的生命。

使人仿佛聞到了大自然泥土的芳香

她在舞台上,

鋪就上千朵粉紅色的康乃馨,

一個女舞者拉著手風琴,踩在鮮花中,

生命的永恆不僅在於生,也在於死。

皮娜的舞蹈總是龐大的、龐大的主題,龐大的團隊,超過20個舞者,愛與關係中的衝突。

她舞劇里的舞蹈演員,也不再是那種身材修長、肢體優美的演員,而是生活中的芸芸眾生。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