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攝影師鏡頭下的旗袍女人,散發著妙不可言的東方美

2018年03月07日     11899     檢舉

百鳥爭鳴的摺扇在女人耳邊打開,

僕人的纖纖玉手也令人浮想聯翩。

萬種風情

當你在談論東方美的時候,

你腦袋裡浮現的是什麼?

最具代表性的或許就是旗袍。

但實不相瞞,

作為一名女性的小編,

對旗袍一直喜歡不起來。

倒也承認它別有一番韻味,

凸顯了女人身體的每一處曼妙。

但總覺得它太古板太束縛,

穿上旗袍後仿佛變成懸絲傀儡,

每一步都不真實得如履薄冰,

直到我看到了這些攝影作品,

我才改變了以上偏見。

當傳統的東方美與現代拼接藝術邂逅,

碰撞出的卻是前所未有的端莊脫俗。

旗袍的背景畫面,

不再是古色古香的老舊建築,

搖身一變為活潑靈動的貼圖。

百鳥爭鳴的摺扇在女人耳邊打開,

僕人的纖纖玉手也令人浮想聯翩。

沒有誇張的無辜偶像雙眼皮大眼,

清冽冷淡的眼線勾勒更看破凡塵。

旗袍下如花瓶一般婀娜的身段,

和倒立的粉玫瑰同時綻放在你眼前。

你不會好奇被女人遮住的畫框里是什麼,

因為她就是此刻最美的藝術品。

猶抱琵琶半遮面的,

並不一定都是羞澀的女子,

也可以是狡黠偷看美人的老色鬼月亮。

樹梢上垂下的野果,

飽滿多汁令人垂涎。

而更令人垂涎的,

莫過於這個旗袍女子。

芙蓉面,楊柳腰,無物比妖嬈。

肩上的花草似在安撫莫氣惱。

眉眼間微微的慍氣與傲慢,

以公雞的突兀跋扈為襯托,

更是增添一分不計前嫌的氣度。

即使身處艷麗的百花叢中,

後背的鏤空性感花紋也脫穎而出,

毫不費勁搶了金絲雀的風頭,

完美闡述何謂無聲勝有聲。

可別小瞧背後的繁瑣,

你會發現鏤空圖乃嫦娥奔月,

倒是與這背景的灰色地帶相呼應。

這些中式波普風的攝影是印尼鬼才攝影師Ryan Tandya為Dewi (印度尼西亞領先時尚雜誌)拍攝的的中國風系列大片——Montase Chinoiserie。

她將具有中華意韻的元素:

屏風、牡丹、摺扇等,

與西方現代元素結合,

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每一個拼貼都恰到好處。

你不會覺得它花哨,

有的只是超乎想像的精緻。

不僅是中式的旗袍美,Ryan Tandya為Sephora拍攝的雜誌封面,更是體現獨特的印尼風情。

不得不說,她十分擅長將畫面用插畫進行再處理後變得與眾不同。

每一幅拼貼都散發著濃烈的自然氣息。

仿佛順手就能摸到印度尼西亞的藤,

馬來西亞河道里的水草和泰國的木皮。

毫不避諱的眼神,半戴的禮帽,

神秘中透著不可褻瀆的貴氣。

Batik Keris 系列中,Ryan Tandya將傳統紋樣結合到攝影中,用新的表現手法演繹別樣的風情。

別看手上的金鐲子那麼重複,最終選擇了左右各七隻的數量可是Ryan考量許久的。

沒有憤世嫉俗的濃妝艷抹,

即使是鮮艷的朱紅金黃色服飾,

清晰的眉骨也讓你感到恬淡安靜。

由她拼貼出來的印尼女子,

打破了婉約、香艷和嫵媚的界限。

在濃麗到眩暈的色彩下,

是一份份柔情與沉澱。

沉靜與熱烈並存。

既不是一味地追求奢華,

也不過分地沉溺於曖昧。

宛如一位清新可人的印尼少女,

正在你耳邊喃喃細語,

恍惚間發現自己已經,

身處巴厘島的曼妙風光中。

想繼續一窺這位少女的倩影,

想輕輕的撩起她的面紗,

想讓她為你漾起屬於你的笑意。

再看一下Ryan Tandya為時尚芭莎攝影的一組印尼風情的時尚大片,你就知道:

就算剝奪她拼貼插畫的權利,從現場的場景布置中,還是能看出攝影師一貫的風格。

破舊的背景布上,

是無章法可循的自由花草。

沒有人敢限制它們如何生長,

彼此沒有血緣關係的植物,

也隨心所欲的散落在四周。

中央的女子看似蛇蠍一般狠毒。

不過你不要誤解,

在印度尼西亞人的心目中,

蛇有著崇高的地位,敬蛇如敬神,

在很多民間傳說和傳統戲劇中,

蛇往往象徵善良、智慧、德行和本領。

女子身上的每一個首飾,每一朵花,

都是攝影師親自精心挑選的結晶。

姐妹間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

也被Ryan Tandya拍攝得入木三分。

整個畫面布局只有兩個女子,

似乎剛經歷完一場膾炙人口的對決,

頰上氣惱的紅暈泄露了一切勝負。

古典素雅的整體色調,

傳統服飾加上花的點綴,

恰到好處的橘色腮紅。

想要保存好一個女子的美好氣質並不簡單,但Ryan一次次的後期潤色,每一處的對比度曝光度暖色調的指數反覆確認,才得以作品完美的體現。

除了妖嬈的旗袍美和古典的布局美,

在Ryan Tandya拍攝的VIST系列中,

她還把拼接元素用在碎花動物上,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