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歐洲小國不如香港大,去一次相當於環遊多國

2018年03月14日     檢舉

今天介紹一個歐洲人非常愛的新鮮國度吧

不管此生是否有機會去都該知道

多數人的旅行往往開始於奇異的異國風光和另類的人文風情。有些特別的小國家,你不去就不知道那個世界到底發生啥了,新聞聯播BBC也沒功夫給你講這些小國家的新聞和故事。

而且如果要是不出發,或許你也不會主動想去了解。而這個位於歐洲與亞洲交界的小國家,只要你稍微聽到些風聲,你一定想了解更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許你不曾關心歷史,甚至未曾聽聞這個國家的名字,但沒關係,小編相信你會愛上它。

它的面積只有9251km²

還不如一個香港大

卻跨時空包含多國風光

如果你還在因為馬爾他藍窗坍塌,而感嘆錯過就是永恆,沒關係,這個國家也有個「藍窗」一樣美麗。

如果你還在擔心土耳其政局不穩,猶豫要不要買機票出發,沒關係,這裡的教堂、小鎮、海水一樣動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你想去希臘的藍白天堂聖托里尼度蜜月,又擔心那裡人擠人,沒關係,這裡的海邊小鎮一樣浪漫清新。

如果你一直惦念這義大利的古羅馬、古雅典風情,沒關係,這個小國有著古羅馬最早遺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它便是少有國人踏足的歐洲島國

賽普勒斯

了解一些歷史

有助於你對這個國家的了解

1974年賽普勒斯被分裂成北塞和南塞兩個國家,首都尼科西亞也一分為二,一人一半,中間有關口互通。不過目前國際認可的賽普勒斯是南塞,北塞只有土耳其認可,所以去北塞的航班必須從土耳其走。

從發展富裕程度來看,南賽普勒斯相當於南韓;而北賽普勒斯因為開不了大使館,發不了簽證,乾脆一任性:對世界各國全都免費落地簽!

而南塞雖然沒有對全世界「免簽」,但簽證也是非常便利,據說還發現了個大油田,將來繁華程度或許是「下一個杜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它憑藉「五多四少」

讓第一批發現者驚嘆

賽普勒斯是一個非常浪漫的國家。陽光、沙灘、海浪以及神話般的故事都讓這個地中海國家散發著獨特的魅力。

而這個度假天堂,能用五多四少概括它的美:名勝古蹟多、陽光沙灘多、悠閒時光多、美食多、福利多,遊人少、污染少、物價少、變化少。

它雖僅有9000多km²,但名勝古蹟比比皆是,古老的村落、城鎮、廟宇、劇場、運動場、宮殿、墓穴、城堡、石柱、馬賽克畫隨處可見。僅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就有3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然自然風光,同樣豐富得令你意外。

2017年,這個國家只有3298人次國人抵達,但在這待過的所有人都對它印象很好,因為這個國家是著名的慢生活高福利國度。

比如:

在這裡家家戶戶都有自己的私人醫生;

生寶寶政府是全程給予補助的;

物價低,肉禽雞蛋比國內還便宜;

買車便宜,在這裡生活每家都兩三輛車;

買房便宜,在北京買一套小公寓的錢,在這裡可以買一套海景別墅;

懂得享受悠閒生活,80歲的老太太都是穿著比基尼在沙灘上曬太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總之,也許你還不知道、不了解這個國度,賽普勒斯一直是個很值得一去的國家。

現在就跟著小編的步伐,出發吧。

塞島那些不可錯過的絕美小城

1. 拉納卡(Larnaka)

賽普勒斯,最令人驚喜的第一站

賽普勒斯的首都是尼科西亞,但對於旅行者來說,拉納卡才是最重要的第一站,也是一去再去的一站。

正如拉納卡旅遊局官方宣傳語一樣:They Always Come Back. 他們總是會回來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拉納卡不僅是賽普勒斯的空中門戶,也是旅行聖地。乘飛機來賽普勒斯旅遊的遊客會首先到這裡,細細品味拉納卡的古老與神秘。

1. 這裡有著名的拉納卡鹽湖

碧藍的湖水,搖擺著粉色的倒影

每年的2月和3月之間,2萬隻粉紅色的火烈鳥會飛到拉納卡鹽湖過冬,享受溫暖的陽光;每次夏走冬來,火烈鳥們再次展示了他們對於拉納卡的熱衷和偏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 這裡有座聖拉撒路教堂

它是一座美輪美奐的洛可可教堂

耶穌曾說拉撒路將會在死後的第4天復活,這座初建於9世紀的聖拉撒路教堂為此而建。教堂本身是拜占庭式建築,後來又增添了拉丁和東正教風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教堂內部,金碧輝煌,洛可可風格的精美裝飾充滿教堂的每個角落,聖拉撒路教堂里至今仍保存著很多珍貴的宗教畫像。

3.這裡有座哈拉·蘇丹清真寺

聞名遐邇的穆斯林寺廟

哈拉·蘇丹清真寺,為紀念伊斯蘭先知默罕默德繼母哈拉·蘇丹而建,賽普勒斯本土的伊斯蘭聖地,對穆斯林文化感興趣的驢友們可前往參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4. 這裡有個小鎮叫萊夫卡拉

它是銀器和刺繡愛好者的天堂

紅房頂搭配米白外牆,萊夫卡拉小鎮完全保留了中世紀的建築風格。喜歡蕾絲和銀器的人,從世界各地奔向這裡,因為從中世紀開始,刺繡和銀器是這裡最著名的商品。

據說1481年,大畫家達文西曾經在這裡買了一塊祭壇用的罩布,並把它獻給了米蘭大教堂,這塊刺繡布至今還保存在米蘭大教堂。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