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後一頭雄性北白犀牛走了,我們結束了它們5000萬年的歷史,卻還沒來得及看它一眼

世界正漂亮     2018年03月26日     檢舉

2018年3月20號,地球上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蘇丹被醫生執行了安樂死。

為了保護它,人們鋸掉了它的犀角,派出一個40人組成的團隊持槍24小時守護,還有全球最好的獸醫動物專家為它服務。對它來說,死亡是解脫。但對人類來說,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又一個物種走向滅絕。

過去短短40年裡,世界失去了90%的犀牛,如今每年還有1000多頭遭盜獵死亡。這一切不過是因為人們對犀牛角的熱情。

………

「Hello,big boy,Hello,big boy……」

飼養員一邊小聲向躺在牆角的蘇丹打著招呼,一邊慢慢把手掌覆在它的肚皮和耳朵上摩挲著。蘇丹從鼻子裡重重地噴了幾下粗氣,放鬆地把頭枕到地上,眯上了眼睛。

2018年3月20日,蘇丹去世了,享年45歲。

曾經,它是這個世界上最出名的犀牛,也是世界上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

江一燕曾跟隨WildAid去看過蘇丹 攝影:孫中國

姚明去看過它 來源網路

………

有人千里迢迢趕去非洲只為看它一眼,

還有專人24小時為它持槍護衛,

它肩負著整個北白犀種群最後的希望。

可隨著它的離去,

這個種群只剩下一對無法自然生育的母女。

不過短短百年間,

我們把一個在地球上生存了5000萬年的物種推向了滅絕。

………

蘇丹如何成為世界上最後一隻北白犀的故事還得從45年前說起。

在它出生的1973年,整個非洲大草原上還有1000隻它的同類。

十幾年前,這個數字更龐大。它們曾遍布非洲中部的遼闊草原,有著犀牛家族裡引以為傲的兩隻角,最長的能長到1.5米呢。

北白犀屬於現存五種犀牛裡白犀牛的一個北部亞種,脾氣極其和善,不欺凌弱小,也不會閒的沒事挑戰大象,也不像其他犀牛那麼孤僻,經常一二十頭成群活動。來源《自然世界:蘇丹 最後的犀牛 2017》視訊截圖

………

一到戀愛的季節,

男孩子們會用長長的角互相戰鬥,

只有勝者才能贏取姑娘的芳心。

而對那些不懷好意跑到別人家的犀牛,

不好意思,雖然它們不喜歡挑事,

但打架,也沒在怕的。

可就因為它們與眾不同的角,

白犀牛成了最受盜獵者關注的一種犀牛。

在人類眼裡,尤其在亞洲東部幾個國家,

犀牛角成了壯陽、治癌症的良藥,

還可以雕刻成手串、擺件,

象徵勇敢、高貴。

越南,一位當地婦女正在咖啡館裡研磨犀牛角,當地人相信,這是一種超級維生素,可以治百病。圖源Brent StirtonNational Geographic

治病?子虛烏有。犀牛角的主要成分為角蛋白,與人類指甲沒啥區別。

勇敢、高貴?砍掉犀牛半張臉獲得的角,拿去擺在家裡,或者戴在身上,就能賦予一個人勇敢、高貴的象徵嗎?

可再多的質疑也攔不住人類的貪婪,據估計,在黑市上犀牛角的價格比黃金或古柯鹼還要昂貴。暴利催生著盜獵,草原上的犀牛越來越少了。

南非每年被殺害的犀牛數量 來源:www.stoprhinopoaching.com

………

蘇丹的媽媽和最後的同類們,被迫躲進了南蘇丹的一片無人區裡,這裡十分偏僻,人類一時不會注意到,暫時成了北白犀生活的樂土。

那時候,2歲的小蘇丹還只是個喜歡黏著媽媽的小寶寶。最喜歡學著媽媽的樣子,翹起小尾巴,掂著小步子,和媽媽一起在草原上「TaTa」的跑。

它還喜歡看「大人們」追逐打鬧,或許也在幻想著快快長大,這樣就可以和女孩子戀愛,和男孩子為愛而戰了。

可一切的平靜都被突如其來的「突突」聲打斷了。

那些坐在鐵皮車裡,拿著長長杆子的人類,還是找到了這裡。他們可以從早到晚都追著蘇丹跑,卻絲毫不會感到累。

長長的棍子就在蘇丹的頭頂晃著,一個轉彎,脖子就被一個圈圈卡住了。逃不開,掙不掉,直到被趕到一個四四方方,看不到藍天,只能勉強轉個身的東西里。

《自然世界:蘇丹 最後的犀牛 2017》視訊截圖

………

這是一場瘋狂的抓捕。

人們建設野生動物園的狂熱愛好,

催生了一批專門的捕獵者。

他們縱橫於非洲大陸,

揮舞著手裡的套杆,

專挑剛斷奶,但還沒長大的動物寶寶。

僅僅那一次,

他們從非洲大陸帶走了

包括蘇丹在內的6隻北白犀,兩雄四雌。

還有不計數的長頸鹿、獅子、

大象、斑馬、羚羊等非洲動物。

自此,蘇丹開始了

它在捷克杜爾·克拉洛韋動物園裡的生活,

這一待,就是34年。

從小離開媽媽和同類的蘇丹

大半生都活在牢籠裡,

就連戀愛,也是人類安排好的,

離開同類的教導,它連如何繁殖都不會,

往往需要飼養員施以援手。

《自然世界:蘇丹 最後的犀牛 2017》視訊截圖

………

可與野外被盜獵者捕殺的同類相比,蘇丹算得上是幸運的。

與它們一起生活在樂土上的人類,常年都在打仗。國家亂起來,人民都顧不上,誰還去保護犀牛呢!再加上暴利的驅使,盜獵頻發,北白犀的數量急劇下降。

1984年,世界上只剩下剛果加蘭巴河國家公園裡的15頭野生北白犀,還有被圈養在世界各地動物園裡的16頭。

北部白犀牛數量變化表,圖源wiki

………

不幸中的萬幸。在動保組織的介入下,11年裡,加蘭巴河國家公園這批野生北白犀的數量恢復到了35隻。

同時,捷克動物園也一再傳來喜報。他們攻克了北白犀在人工飼養條件下的生育問題,已經誕生了3個犀牛寶寶。

那時候,人們真的覺得,北白犀的未來還有希望。

然而,戰爭愈演愈烈,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2004年,一支裝備精良的盜獵隊伍衝到了保護區裡。

《自然世界:蘇丹 最後的犀牛 2017》視訊截圖

………

這是一場大屠殺。

不到兩年的時間裡,

這裡的北白犀只剩下4隻,

2008年,最後一隻野生北白犀從地球上消失了。

蘇丹成了為數不多的幾隻雄性北白犀。

《自然世界:蘇丹 最後的犀牛 2017》視訊截圖

………

保護這一種群的唯一希望就在動物園了。然而……奇蹟已經不在。

在圈養條件下,北白犀的繁殖,變得越來越糟糕。

公犀牛具有領地意識,為了保護領地與其它雄性之間的戰鬥,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激發犀牛的性激素水平。而長期多隻圈養的條件下,它們早已喪失了領地意識;

因為長期不能繁殖,圈養的母犀牛相繼出現子宮問題,它們的繁殖能力日漸衰減,最終絕育。

2009年,蘇丹和其他3隻北白犀被送回了非洲。人們希望適宜的氣候和野外環境能夠恢復它們的繁殖慾望。

時隔34年,蘇丹再次踏上了非洲的土地

在這裡,蘇丹享受著特別的待遇。

全球頂尖的動物專家和獸醫齊聚,

為它的健康保駕護航,

40位護林員持槍日夜守護,

以防止盜獵者偷襲。

為了防止盜獵者的覬覦,人們還割掉了它的犀牛角。

每天清晨,蘇丹會很準時地起床,

然後默默跟在飼養員身後,

一起吃草、在草原上散步。

等到太陽升起的時候,

飼養員會給它細緻地塗上滿身的泥巴,

這樣它就不會感到太熱。

「蘇丹是最好的犀牛,

也是我最好的夥伴。」

蘇丹的臥室又大又舒服,飼養員每天會用耙子細細耙上好幾遍,生怕有小石子咯著他。蘇丹喜歡被摸肚皮,喜歡被人抓耳朵後面,喜歡吃胡蘿蔔……蘇丹的一切喜好,他們都全力滿足它。

它開始變得活潑了起來,身體也越發健康。「一切都很好,它們很自由,我們成功了。」

當提到蘇丹有一天可能會去世的時候,飼養員沉默了一會,說:「我會感到孤獨,我會很孤獨。」

但卻等來一個又一個的噩耗。

世界其他動物園裡圈養的北白犀相繼病逝。2014年,肯亞的另一頭雄性北白犀蘇尼也因心臟病去世。

自此,世界上只剩下蘇丹一隻雄性北白犀,和他女兒、外孫女了,而且三隻均無法自然生育。

蘇丹,法圖和納金

………

2017年下半年,保護區在臉書和Twitter上釋出了帖子:蘇丹的身體開始出現問題,它的生理活動趨緩,後腿出現感染,只能整天待在籠子裡。

他們迅速召集專家為蘇丹的身體進行評估和治療。很快,它的右腿痊癒,恢復了正常的運動和飲食。

人們長舒了一口氣。

腿傷嚴重的蘇丹,只能如此蹣跚前行

………

2018年3月1日,

保護區突然連發5條帖子:

蘇丹,開始出現患病跡象。

治療小組和飼養員們

已進入24小時監視蘇丹的狀態。

來源:奧·佩吉塔保護區Twitter

………

2018年3月9日,過去一週裡,蘇丹的胃口有了很大的改善,連續三天都在清晨離開臥室在外面散步。這是個令人興奮的進展,我們希望今後幾天也能如此。

2018年3月16日,蘇丹腿部的腫脹略有減少,這有助於減輕它的痛苦。但是潰爛並沒有像我們預料的那樣儘快痊癒。

來源:奧·佩吉塔保護區Twitter

………

2018年3月20日,

保護區一連發布11條帖子,宣布:

因「衰老綜合症」帶來的一系列器官退化,

和後腿加重的皮面板潰爛,

蘇丹的病情在過去24小時裡顯著惡化,

它遭受著巨大的痛苦。

我們在經過多方商議後,

決定對它實行安樂死。

來源:奧·佩吉塔保護區Twitter

………

世界野生動物救援協會 CEO PeterKnights

在蘇丹去世後說,

「我們只希望,

世界能從失去『蘇丹』的不幸中得到教訓,

採取一切措施停止犀牛角的所有貿易。

儘管犀牛角的價格在下降,

但針對犀牛角的偷獵行為

仍然威脅著所有犀牛物種的生存。」

犀牛「希望」,2014年被盜獵者砍去半張臉,雖經救助,仍在2017年去世。來源:www.africageographic.com Adrian Steirn/EPA

………

有人說,也許現代科學可以拯救它們?不是沒辦法,只是很難。

唯一的機會就是體外人工受精,但這項技術最快也要10年後才能成熟,而且過去幾年在犀牛身上從未取得成功。至於克隆,沒有那麼容易。

況且就算北白犀能夠復活,它們又要怎樣逃開盜獵者的槍口,非洲大陸,早已沒有它們可以無憂無慮生存的家園了。

每一隻角都代表著一次盜殺,來源Google

………

法國紀錄片《海洋》裡曾有這樣一幕:白髮蒼蒼的導演牽著兒子的手走在偌大的博物館裡,孩子一臉茫然地看向身邊一隻又一隻的動物標本,導演的話不斷在耳邊響起,「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

當鏡頭緩緩轉向前方,更多的標本出現在視野裡,從天花板到地面,密密麻麻。

我們人類究竟滅絕了多少生物啊?而我們還會把多少推向滅絕的深淵?

來源《海洋》

………

蘇丹的去世,在網路上收穫了前所未有的矚目和哀悼。在這些言論裡,我們還看到了這樣的話:

這是大自然的抉擇,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人類也是大自然的一份子。

動物滅絕是正常的事,北白犀的滅絕是因為無法適應自然。

這是富人的貪慾導致的,應該跟他們宣傳,消費不起的人知道也沒啥用。

……

當發生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覺得是自己的責任。這不是理性,而是自私和目光短淺。

2014年,美國杜克大學釋出的一篇文章中顯示,人類活動導致物種滅絕的數量是自然淘汰的1000倍。

瀕臨滅絕的物種清單。野生動物非法貿易、人類對天然棲息地的侵佔、環境汙染、傳播外來入侵物種……都是導致野生動物瀕臨滅絕的原因之一。來源;《自然世界:蘇丹 最後的犀牛 2017》視訊截圖

………

僅以中國為例,

2007年,長江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滅絕(指該物種因其生存環境被破壞,數量非常稀少,以致在自然狀態下基本喪失了維持繁殖的能力,甚至喪失了維持生存的能力。),而從被定為「瀕危」到宣布這一訊息,僅僅用了20年;

2004年,黃胸鵐,也叫禾花雀,曾遍布中國東部地區。但在一些省份,禾花雀被人們奉為美味佳餚,因此短短13年,它被人們從「無危」吃到了「極危」,距離下一級「野外滅絕」只剩一步之遙。

禾花雀,來源網路。(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把物種按受威脅程度評定為無危、近危、易危、瀕危、極危、野外滅絕、滅絕)

還有你我都熟知的穿山甲。

因擅於鑽洞,它的甲片被冠以能「貫通陰陽」,具有下奶的功效(這一所謂的藥用價值並沒有科學依據)。這個呆萌的小動物成為了全世界被走私最多的哺乳動物。

中國分布的中華穿山甲在大陸已基本上找不到了。目前查獲的多數都是從非洲、東南亞地區走私而來。

圖片來源:nationalgeographic.com/voc.com.cn

………

除了它們,還有年年喊保護但境況依然危機的長江江豚;悄悄淪為極危的勺嘴鷸;2017年在雲南新發現,就被列入「瀕危」的天行長臂猿;正在水汙染和入侵物種面前苟延殘喘的多種原生魚……

還有穿花衣的燕子。和過去相比,它們的數量真的減少了很多很多。我已經記不清上一次看到燕子的剪刀尾是幾年前了。

很難想像,如果我們再不採取行動,會不會有一天,孩子們好奇地問我們:書裡說的燕子、麻雀長什麼樣子?

來自暱圖網

………

也許你依然覺得這一切離自己的日常生活太遙遠,不值一提。但這正是我們需要在當下不斷提及動物保護的原因。

你不是覺得無關,只是不知道和你有關而已。

珍妮·古道爾曾說:「你要相信,每個人就是都很重要,每個人都能發揮作用,每個人都能帶來變化。」

小編曾寫過的到非洲當臥底,調查野生動物貿易的黃泓翔也說過:「因為世界不是被作惡者摧毀的,而是被看到了邪惡卻一言不發的人摧毀的。」

被查處的走私象牙,來源網路

………

紀念蘇丹,只是為了給我們自己敲響警鐘,

世界上還有更多像北白犀一樣日漸消亡的物種,

再不給它們機會的話,

北白犀的今天,

很可能就是它們的明天,

也是我們的明天。

………

………

………

本文動圖均來自《自然世界:蘇丹 最後的犀牛 2017》視訊截圖,

圖片來自Google,版權歸其所有

文 / 有束光( ID : onelight01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