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米其林三星辭職,他把一個月營業7天的破餐廳開遍全球

世界正漂亮     2018年03月30日     檢舉

在丹麥的哥本哈根,

有一家全世界最火的餐廳,

米其林三星級餐廳Noma。

在英國雜誌《餐廳》的年度評選中,

它曾四次占據全球50佳餐廳榜首。

如果說這份榜單是餐飲界的奧斯卡,

那Noma就相當於餐飲界的梅姨。

能夠在這裡當廚師,

不曉得是多少人的夢想。

可25歲就登頂的James Sharman,

卻毅然選擇了辭職,

放棄了人人羨慕的高收入,

開啟了一個天真浪漫的計劃。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

"我想要的,Noma並不能給我,

我要用自己的方式生活。"

之所以開啟那個計劃,

一切還得從他小時候說起。

James15歲時跟家人輾轉到倫敦,

為了生計,從那時就在餐廳打雜。

最窮困潦倒時,只能睡在餐廳後廚。

生活艱辛,他迷上了做菜。

或許是天賦異稟,日復一日的磨鍊中,

James的廚藝變得越來越精湛。

很快,他得到了老闆的賞識。

起初,他被派往香港分店,

在那裡獨當一面,做起了大廚。

這段時間他又潛心研習,

在廚藝更進一步之後,通過應聘,

James順利成為了Noma的廚師。

成為Noma頂級廚師時他才25歲,

這是多少人想都不能想的事情。

可James偏偏覺得厭倦,

每天枯燥的烹飪過程,

漸漸消磨了他對生活的激情。

於是每個月,

James總要抽出幾天去香港,

給十幾個人做一頓創意晚餐,

用自己的奇思妙想來烹制食材。

離開米其林的死板規則,

James覺得自己踏入了一個新世界,

可以自由創作,還原一切美好。

就像一個藝術家那樣,

掙脫外界的束縛追問內心,

才能創作出更動人的作品。

每周六,

他乘坐最近的飛機去香港,

宴會結束,又飛回丹麥開始工作。

很多人問他這樣累不累,

他說:「我不是為了掙錢,

而是想獲得創作的樂趣,

從而讓我的生活和技藝成為一體,

而不是把它們變成一團死水。」

但日子久了,James覺得,

「嗯,好像還不夠,

既然我已經踏出第一步了,

為什麼不把步子邁得更大一點呢?」

於是,James索性離開了Noma,

離開這個全世界最好的餐廳,

褪下餐飲聖地給他的廚師光環,

開始了一場浪漫之旅,

那就是「全球快閃餐廳計劃」。

他不但一個人辭職,

還用自己的想法打動了,

四個大廚朋友,

就這麼一起上路了。

所謂「全球快閃餐廳計劃」,

如字面意思所示,就是每到一地,

就在那裡開設一家新餐廳,

營業時間極短,賣一次就走。

在James的構想中,這家餐廳,

要以當地的食物、飲食文化為本,

再結合創新烹飪出新的美食。

為實現這個想法,他先到了香港,

在這裡找了個不起眼的小屋子。

這間小白屋曾是一家印刷廠。

至今還保留著印刷號碼。

屋子內部也沒什麼裝飾,

廚房是開放的,只有七八張舊桌子。

和全球首屈一指的Noma比起來,

當然是顯得非常寒磣。

James將其定名為「一星家宴」,

並作為快閃計劃的大本營。

每當去一個城市完成一次快閃,

就回到這裡經營一段時間,

以籌備接下來的旅程。

至今,一星家宴,

都沒有固定的營業時間,

也沒有固定的菜譜。

每個月,他們會以一個城市為主題,

重新開設菜單,研究新菜式。

而一旦等到手頭的鈔票富餘了,

James就帶著團隊上路,

開始在全球各地開設「快閃餐廳」。

一開始,James制定了,

長達20個月的遊歷計劃。

每一個月去一個城市,

花3個周的時間考察當地食材,

製作餐具陳設,營造用餐氛圍。

最後一個周,全部用來準備晚宴。

他們會去當地選購新鮮食材,

向小吃攤主、菜場小販和農夫請教,

深刻領會當地的飲食文化,

再用自己的奇思妙想,

創造出不同的菜譜。

大多時候,

他們會親自上陣。

做菜之前,

先融入到不同的環境里,

體驗以往未曾體驗過的人生。

比如自己穿上潛水服到海里,

尋找最新鮮的海產…

跟著泰國人到深山裡,

尋找合適的香料,採摘鮮菇…

參觀農夫如何種植食材,

了解各種食材的冷熱屬性。

在這個過程中,又好玩,

又能勾起天馬行空的想法,

以便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他們再也不用日復一日,

衝著冰冷的盤子擺食物造型,

把一切都精確到毫米的位置。

因為最初的激情,和夢想的勇敢,

每到一個地方,他們都能夠,

體驗到不同的風土人情。

在把餐廳開到各地的同時,

他們也把世界各地的風物,

容納到了自己的生命里。

至今,他們的足跡已經遍布:

越南、清邁、首爾、東京、北京。

每一處都是座無虛席。

2017年就在北京辦完餐廳後,

他們來了一次更大的計劃,

直接將餐廳地點,

設在了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

當離開米其林的光環,

離開那優越的環境,

他們反而回歸了淳樸的天性,

把生活、技藝和賺錢,

融化到一起,製作成一味香料。

而當激情和巧思不再被束縛,

可以從內心深處為此付出,

烹飪出來的美味,

自然會打動每個人的味蕾。

那些便宜、簡單的食材,

在他們這裡都有了魔力。

團隊的每個人,

在這趟旅行中,

都會獲得新的感悟,

並在這個基礎上,激發靈感。

這一路走來的快閃餐廳,

雖說每到一處都預定滿滿,

但錢,真的是掙不了多少。

畢竟一個月只有一次,

多半時間,他們都在體驗。

儘管如此,James也無怨無悔,

「能夠忘我地融入其中,

對我們而言本身就是財富。」

每次旅行結束,

團隊就回到香港,

在那裡繼續經營一段時間,

等湊夠了錢,又再次上路。

所以,即便那間小白屋,

是那樣簡陋和平常,

但只要開業,就都是滿座。

當別人問James這樣斷斷續續經營,

如何能夠維持自己的生活時,

James笑著說:「一般來說,

我們只考慮下一個旅程的費用,

這對我們而言沒什麼壓力。

畢竟我們不是為了賺很多很多錢,

才踏上這段旅程的。」

所以,對於第三方的介入,

James和朋友們都是拒絕的。

這是他們幾個年輕人的夢想,

是他們生活激情延續的陣地,

不想被任何其他因素破壞。

他們只想不斷地做出好菜,

走過千山萬水,看遍世情冷暖,

在這個過程中,觸摸自己的心靈,

去做自己內心真正想做的事。

對他們來說,旅程只是一段路途,

尋找真正的自己,

才是路途的終點。

James曾對客人說過

「每一家餐廳都有它們的靈魂,

無論用餐或是侍餐的人,

都會感受到這個靈魂。」

而他用這種行走、融入的方式,

不斷開設一家又一家餐廳,

也是為了釋放自己的靈魂。

食物是和生活息息相關的東西,

一成不變的食物,也許代表的,

就是背後僵化的生活,

而不斷尋求突破的菜肴,

代表的則是不甘於平庸的,

抗拒枯燥人生的心。

有多少人,

在一個看似甜美的溫床上,

日復一日消磨自己的生命,

在車水馬龍的城市裡,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青春與夢想,

在高樓大廈的陰影下流逝。

我們總是在想:

「啊,等我…我一定要…」

然而在不斷的「等我…」中,

我們早就被磨損得失去了激情,

那些在別人看起來不靠譜的舉動,

只能成為蒼老被窩裡的念想。

生命自有它的規律,

但誰說生活一定要有章法?

那些讓你充滿安全感的溫室,

也許就是阻止你遠眺的屏障。

賺錢固然很重要,

很真正的財富不一定是金錢。

偶爾勇敢一次,不會有太大損失,

可永遠壓抑自己的內心,

我們就會變得面目全非。

.........

.........

.........

本文圖片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文 / 藝非凡( ID : efifan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