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拒絕兩位總統邀請,一生只做小學教師:天下沒有失敗的學生,只有失敗的教育

2018年04月01日     檢舉

01

上個世紀80年代,

曾有一位小學老師,

先後受到里根和老布希,

兩任總統邀請,希望她能夠,

進入聯邦政府擔任教育部長。

Sponsored Links

但兩次都被Marva Collins拒絕了,

每次她的答案都一樣:

「抱歉,總統先生,

我只屬於教室。」

「沒有不合格的學生,

只有不合格的老師和教學。」

在通過教育改變無數人命運,

指引很多處境糟糕的孩子,

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幸福後,

Marva曾在自己書中,

提出了這樣一個鮮明的觀點。

Sponsored Links

她從事了半個世紀的小學教育工作,

在一個教育非常差的黑人聚居區,

讓面臨著毒品、犯罪困擾的孩子,

全都養成了好學、勤奮的品質,

一個接一個進入大學,

這無疑是個奇蹟。

02

1936年,Marva,

出生在一個黑人聚居小鎮。

父親是非裔美國人,

母親是印第安人。

當地種族歧視風行,

許多孩子一出生就被打上了標籤,

Marva的父親卻對女兒充滿信心,

他總是鼓勵她,支持她,讚賞她:

「你聰明、漂亮,你是最特別的,

Sponsored Links

長大之後,肯定能做一個秘書。」

女兒果然沒讓父親失望,

22年後,她的聰明才智,

讓她成為了一名優秀的秘書。

雖然工作不錯,但很快Marva覺得,

「這裡不適合我,我的使命不在這裡,

教書才是我真正想乾的事情。」

Marva上了夜校,

幾年後獲取了教師證書。

隨後,她來到芝加哥。

在黑人聚居的貧民區里,

Sponsored Links

充斥著暴力、酒精、性與毒品,

以及永遠無法克服的絕望。

孩子們無心學習,四處鬼混,

十來歲就離開學校,拉幫結派,

最終與犯罪、毒品相伴終生。

老師們似乎也習慣了這種局面,

面對孩子們的出走束手無策。

久而久之,認真執教的人越來越少,

沒有誰會花心思啟蒙學生。

很多老師不過將此作為生計手段,

甚至把壞學生當成負擔。

Sponsored Links

Marva不一樣,

上課的第一天,

她就告訴學生們:

「你們要好好樹立信念。」

在往後的執教過程中,

就像當初父親對她的鼓勵那樣,

她不厭其煩、如同洗腦一般重複道:

「我相信你們,你們能成功。

自己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停止抱怨社會,抱怨老師和父母,

幸福和快樂在你們自己手上。」

Marva知道,曾經太多的時候,

這些孩子聽到的都是批判和否定,

他們還沒長大,還沒展露天賦,

就被認定「將來一定沒出息」。

混亂、貧窮的生存環境,

Sponsored Links

也讓他們看不到未來的光明。

Marva認為必須從根本上,

改變學生的態度,讓他們領悟到,

美好的明天是靠自己創造的。

當時學校使用的,

都是些落後的垃圾教材,

嚴重阻礙學生能力的發展。

經過慎重的考慮,

Marva大膽地找來了一些故事書,

把原先的教材丟在了一邊,

手把手訓練學生的閱讀和寫作能力。

Sponsored Links

Marva始終都認為,

無論一個人以後做什麼,

只要擁有閱讀和表達能力,

才能適應工作,並且做得更出色。

通過那些故事,Marva教授學生們,

歷史、地理、哲學、戲劇…

在她的細心指導之下,

即便是四年級的小學生,

都可以閱讀莎士比亞。

Marva堅定自己的教學,

把每個孩子當成獨特個體看待。

Sponsored Links

「任何一個孩子都能學習,

除非人們老是說他學不會。」

往日裡,那些在課堂上受挫,

經常因為智力或別的原因被嫌棄,

被老師們當做教學負擔的孩子,

在Marva的關懷下都找到了自己。

那些不可能被調教好的學生,

全都變得和往日不同,

那些根本不適合孩子閱讀的故事,

卻讓孩子們看到另一個世界。

時間久了,引起不少人的嫉妒和不滿。

畢竟其他班級的孩子一個接一個離開,

Marva卻讓自己班的孩子留在了教室。

很快,Marva受到排擠,

失望的她最終選擇了辭職,

Sponsored Links

準備自己辦一所學校。

03

1975年,靠5000美元,

Marva開辦了西區預備學校。

學校最初只有4名學生,

其中還包括她自己女兒。

但3年後,學生數猛增到500人,

教室也從當初租用大學地下室,

搬進了更為寬敞明亮的大樓里。

許許多多的家長慕名而來,

希望孩子能接受Marva的親自指導。

抱著「每個學生,都藏著一顆,

閃閃發光的赤子之心」這樣的想法,

Marva招收了一批又一批學生。

第一批學生,大多劣跡斑斑,

被其他學校所不容,被相關機構,

Sponsored Links

認定有智力問題、學習障礙和心理疾病,

Marva卻給了他們無與倫比的關愛。

首先,她要撕掉標籤,

讓那些智商檢測、人格分析,

統統都給我見鬼去吧!

Marva堅信:「每一個學生,

都是獨一無二的,都能夠發掘潛能,

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之路。

在我多年的教學生涯中,

的確有些學生無法融入學習,

但大多數是教育無能的受害者。」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