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舒馬赫的守護天使,與車神寫下童話愛情,四年來不離不棄仍在等他醒來…

世界正漂亮     2018年04月04日     檢舉

1984年的秋天,

15歲的科琳娜·貝茨情竇初開。

那時她還是個平凡的鄉下姑娘,

沒有傲人的身材,

也沒有女神的臉孔,

有的只是燦爛的笑容,

和對未來無所畏懼的心。

舒馬赫

………

在朋友的介紹下,

科琳娜認識了17歲的弗倫岑。

弗倫岑當時是一位少年車手,

一見到科琳娜便墜入愛河,

整日對這位少女朝思暮想。

在一番追求後,

兩人順利牽手。

彼時,作為一個小女生,

科琳娜對這段感情十分投入,

隨時隨刻陪伴在戀人身邊,

跟隨他在德國各地參加比賽。

科琳娜原本是,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售貨員。

如果不是成為弗倫岑的女友,

恐怕一輩子都難以和賽車扯上聯繫。

在輾轉於德國各個賽場時,

她感受到了賽車那種激情,

被少年車手們那種,

風馳電掣的生命力深深感染。

尤其是弗倫岑的對手裡,

有一個名叫舒馬赫的少年,

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F1歷史上最經典時刻,舒馬赫跳

………

1989年,溫德林格、弗倫岑,

和舒馬赫在德國F3比賽中名列前三。

賓士為他們制定了進軍F1的計劃。

在迎接他們加盟舉行的舞會上,

科林娜第一次站在了舒馬赫面前。

那個燈光搖曳的舞會上,

科琳娜與男友舉杯暢飲,相擁而舞。

她哪裡知道,在昏暗的角落裡,

那個一見到自己就靦腆而笑的少年,

已經無法自拔地喜歡上了她。

直到多年之後,舒馬赫才告訴她:

「是的,在我看你第一眼,

就淪陷在了你的笑容里。」

三人接觸的次數,

變得越來越頻繁。

一起訓練,一起比賽,一起遊玩。

看著科琳娜與好友秀恩愛,

生性靦腆的舒馬赫,

只能將自己的愛意深藏心底。

畢竟弗倫岑是自己最好的夥伴,

他不可能對科琳娜表露愛意。

而科琳娜,對他的感情很單純,

她知道他心裡燃燒的夢想,

知道他想在F1賽道上稱王稱霸。

她也隱隱感覺到,

或許有一天,眼前的兩個男孩,

會再次成為彼此的敵手。

可科琳娜沒想到,

1990年,弗倫岑的經紀人和贊.助.商,

鼓動他去日本參加F3000比賽,

他們認為C組賽車與F1相差太遠,

F3000才是進入F1的捷徑。

科林娜強烈反對這個計劃,

因為賓士正在積極尋找機會,

準備把三位年輕車手送入F1賽場。

但雄心壯志的弗倫岑實在等不及了,

他執意要去日本。

最終,相戀四年半的情侶各自天涯。

科琳娜只能懷著破碎的心,

目送自己的初戀遠去。

在科琳娜最悲傷的日子裡,

舒馬赫出現在了她的身邊,

每天安慰她,想辦法讓她開心。

在察覺到科琳娜緩過勁兒來之後,

舒馬赫鼓起勇氣表白了,

當時他想得很清楚,

「我再也不想孤身一人,

獨自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每次進入賽道時,我其實倍感孤獨,

我需要一種力量來支撐我,

需要一個守護我的人,

那個人就是科琳娜。

能和她在一起生活是我的夢想。」

面對舒馬赫的深情表白,

科琳娜接受了。

命運也真是奇妙,

1991年8月和10月,

舒馬赫、溫德林格坐進了F1賽車,

然而遠赴日本的弗倫岑卻非常不順利,

他在日本F3000呆了三年多,

最好名次才第九名。

一波三折的賽車生涯令他心灰意冷,

在索伯車隊邀請他加盟前,

他一度考慮過退役。

直到1994年,弗倫岑才正式進入F1,

而舒馬赫已經是F1賽場上的明星,

正是在這一年,

贏得了自己F1生涯首個車手冠軍,

一個不敗傳奇的生涯,

就此拉開序幕…

舒馬赫總對朋友說,

自己之所以這麼厲害,

一切都得益於身邊的幸運女神,

那個名叫科琳娜的女孩兒。

「是她給了我力量,

讓我不斷突破自己的極限。」

終於,1995年8月1日,

身為世界冠軍的舒馬赫和科琳娜,

在德國一個鄉村古堡舉行了婚禮。

兩人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舒馬赫的父親不過是個磚匠,

科琳娜只是個鄉下姑娘。

而那一天,他倆是王子和公主,

站在人群當中閃閃發亮。

童話故事裡常說,

從此王子和公主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聽起來卻是那麼諷刺,

一如光良那句著名的歌詞:

「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但科琳娜和舒馬赫的愛情,

真的如同童話一般。

作為F1賽場上當之無愧的王者,

舒馬赫不知有多少艷遇機會。

在名利圈內,不知有多少模特、美女,

對這個速度之王趨之若鶩。

但舒馬赫的心中,

始終只愛科琳娜一人。

從那個舞會淪陷於她算起,

他就再沒有對別的女人動心。

在賽車手的太太團里,

科琳娜並算不上什麼美人,

舒馬赫卻對她矢志不渝。

在車壇摸爬滾打20年,

他無數次站上車壇的巔峰,

無數次被視為活著的傳奇,

但除了親吻獎盃之外,

親吻的最多的,就是科琳娜。

身邊那些車手換了一個又一個嫩模,

他卻只寵自己的老婆。

面對媒體,科琳娜打趣道:

「他就是個鄉下的土老帽,所以嘛,

就算有再多大胸翹屁股的美女圍著她,

他也沒辦法對人家放電。」

舒馬赫私下靦腆不假,

但要說男人的魅力,

恐怕沒多少車手有他那麼吸引人。

可這個摩羯座的男人,

眼裡就只有自己的妻子。

有一次媒體採訪,記者問他如何放鬆,

他想也不想,脫口而出:

「最好的減壓方式,

就是跟我的科琳娜一起泡澡。」

坐在旁邊的妻子頓時羞紅了臉。

而在浪漫的情話背後,

舒馬赫更多的是對妻子的感恩。

他知道,自己雖然車技如神,

但畢竟從事的職業十分危險,

每次馳騁在賽道上,妻子都要擔心。

所以他總當著媒體的面說:

「她就是我的守護女神,

我的妻子,我的家庭,

是我不斷創造奇蹟的動力。」

作為賽車手的妻子,

科琳娜的確給了舒馬赫巨大支持。

她很低調,不喜歡拋頭露面,

特別是生下孩子之後,

很少去賽場為丈夫加油。

但在1999年,舒馬赫在比賽中撞斷了腿,

科琳娜就無法坐在家裡等丈夫歸來了,

她不想從電話中聽到不好的消息。

「如果我是他的守護女神,

我就要在離他最近的地方守護他。」

對於賽車手而言,

愛情是一瞬間的事,

賽場上的意外也是一樣。

20年多中,科琳娜就這麼,

擔驚受怕站在丈夫背後,從無怨言。

為了舒馬赫的事業,她默默承受一切,

兩人從來沒有爭吵。

兩人不但彼此扶持,

共度生命中的風雨,

還做了非常多的慈善事業。

作為賽車界呼風喚雨的人物,

舒馬赫的收入完全是個天文數字。

舒馬赫十幾歲時,

就將F3比賽所得的3.2萬歐元獎金,

全部都捐了出去。

1995年,他將12.7萬歐元,

捐獻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而這筆錢是他原本要用來操辦婚禮的。

當他表示要捐出,婚禮一切從簡時,

妻子毫無保留地支持了他。

2004年末的印度洋海嘯,

舒馬赫甚至取消了新年聚會,

捐出了1000萬美金!

(超越比爾·蓋茨等大富豪,

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筆私人捐款)。

夫妻兩人並不窮奢極欲,

他們在瑞士湖畔買了房子,

過得是雲淡風輕遠離繁華的生活,

送孩子到當地公立學校讀書。

除了房子,舒馬赫最大的開銷,

就是一架私人飛機,

買它是為了比賽結束儘快回家。

夫妻兩人很少參加名流晚宴,

對於各種浮華的社交邀請統統婉拒,

寧可在一起看電影,遛遛狗…

科琳娜喜歡騎馬,舒馬赫就陪她騎馬。

他甚至公開對媒體說:

「等到退役之後,

我要做科琳娜的馬夫!」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F1賽道上潛在的各種危險,

從來沒對舒馬赫造成實質性的重創,

最終讓他倒下的,

居然是他業餘時間最熱愛的滑雪。

也許這是舒馬赫這樣的男人,

身體中不可抑制的熱血吧。

就如同作家海明威在小說,

《乞力馬扎羅的雪》開頭裡提到的豹子。

「豹子為什麼到雪山來?

它到這裡來究竟尋找什麼?」

沒有人知道,但它就是要到那裡去,

飛向那片廣闊的山巔。

一如舒馬赫要把自己的生命激情,

釋放在阿爾卑斯山的滑雪場上。

科琳娜想不到,

自己曾無數次為丈夫祈禱,

希望他從賽道上平安歸來,

結果讓丈夫遭遇不測的,

竟是一條白雪皚皚的滑雪道。

2013年12月29日,

許多人還沉浸在聖誕的歡樂之中,

舒馬赫在事故中遭受重創的事,

瞬間成為各大媒體的頭條。

無常的命運給科琳娜,

這個車王身邊的守護女神,

開了一個可怕的玩笑。

消息一經放出,

全世界的媒體蜂擁而至,

將舒馬赫所在的醫院圍得水泄不通。

而這時,身處巨大悲痛中的科琳娜,

勇敢地站出來為丈夫說話:

「請你們離開醫院,

給我的丈夫一個安全的治療環境,

尤其是那些試圖潛入醫院,

偷拍我丈夫的無良媒體,

請你們尊重他,迅速離開。」

這個嬌小而低調的女人,

一瞬間變得無比勇敢。

可這還不是最大的考驗,

很快,全世界的名醫給出了結論:

「舒馬赫醒來的幾率很小,

極有可能成為植物人。」

在獨自一人的深夜,

科琳娜不知流了多少眼淚。

她和舒馬赫曾是那樣幸福,

卻一下子從雲端墜入了地獄。

但科琳娜知道,自己別無選擇,

只能由她一個人肩扛這個家前行。

為了丈夫不被媒體騷擾,

最終,她決定斥資1210萬歐元,

在日內瓦湖畔的豪宅里修建醫療套間,

將舒馬赫接回家治療。

隨後,她不離不棄陪伴丈夫,

明知舒馬赫站起來的希望極其渺茫,

她堅持要用最好的醫療為丈夫續命。

據說醫療費用每周高達100萬元,

為此,她賣掉私人飛機,

賣掉了在挪威的度假別墅,

去年夏天,她甚至將舒馬赫駕駛過的,

梅賽德斯-賓士E55 AMG Wagon,

掛牌出售。

科琳娜知道,

雖然舒馬赫昏迷著,

但在靈魂深處,

他那股不認輸的勁頭,

一定還在支撐著他的生命。

曾經多少次,眼看著比賽要輸掉了,

舒馬赫總會在最後的關頭反超對手,

成為第一個衝線的車手。

這種不服輸、拼到最後一刻的力量,

一定會讓他打贏這場生命之戰。

科琳娜不止一次紅著眼說道:

「不,舒米還沒有放棄!」

科琳娜對丈夫的不離不棄,

對他再次醒來的堅定信心,

不知感動了多少車迷和媒體人。

很多車迷不再瘋狂追蹤舒馬赫的信息,

只是默默地留下祝福,

連當初不少騷擾的媒體,

也自覺地減少了相關報道。

這3年來,關於舒馬赫病情的信息越來越少。

正是在科琳娜對丈夫的守護下,

舒馬赫身體的恢復情況,

極少被媒體大肆渲染和關注。

看到科琳娜對丈夫的愛,

不少車迷都對媒體公開表示:

「請你們離開吧,

請給車王的隱私以最大的保護。」

曾經那個從灰姑娘變成公主的女孩,

在王子沉睡之後,

就這麼一肩扛起了整個家。

舒馬赫的新聞減少了,

而他子女的新聞反倒增多了。

在保證丈夫不被打擾同時,

科琳娜絲毫沒有減少對孩子的愛,

沒有忽視對他們的培養。

大女兒Gina和科琳娜一樣,特別喜歡騎馬。

在2015年,她一舉奪得了,

歐洲青少年馬術錦標賽的冠軍,

去年又代表德國隊獲得了青年組的冠軍。

未滿18歲的兒子Mick,

則選擇了和父親相同的路,

在車壇慢慢嶄露頭角。

去年年底,他成功加盟歐洲F3,

一步步向F1賽道邁進。

科琳娜沒有讓舒馬赫意外造成的陰霾,

久久籠罩在兩個孩子心頭,

她給了他們愛的陽光,

也尊重了他們的人生選擇。

在車壇征戰20餘載,

在創造了無數紀錄後,

舒馬赫總會衝上領獎台,

振奮一躍。

他那熱血的舒馬赫跳,

早已成為一個時代的經典。

可同樣讓人們忘不了的,

是他與妻子科琳娜身處一個畫幅時,

那眼裡含情脈脈的溫柔,

那如同少年般涓涓的愛意。

如今,車王已昏睡3年,

守護她的女神始終相伴在側。

他們曾用自己的愛情,

編織了一個這樣美好的童話。

只願童話不會倉促結尾,

王子會在公主的親吻中醒來,

愛和永不服輸的意志,

會為車王帶來奇蹟!

醒來吧,舒米…

《1Q84》中村上寫道:

「只要發自內心地愛著一個人,

人生就會有救!」

他曾為她穿上婚紗,

給她一生幸福最美的歸宿。

在如此炫目而深沉的愛意中,

相信車王正在跨越黑暗的深谷,

期望與自己的愛人重逢。

畢竟曾經他說過:

「我不願意再獨自一人,

孤獨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能和她在一起生活,

是我此生最大的夢想。」

.........

.........

.........

本文圖片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文 / 藝非凡( ID : efifan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