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奧運會選手,40歲辭職做建築設計,作品讓人驚艷

世界正漂亮     2018年04月09日     檢舉

相信自己的心,

那是最本真的你。

運動員設計師高魯東

小編見過許多轉行的人,

有的迫於生計、有的想要投機…

但40多歲的全運會冠軍離開體制,

改行去做八竿子打不著的建築設計,

還做出來些大名堂,

小編還真是頭一次見。

他經手設計的旅館,

燈光溫暖而舒適,

適合與戀人相擁依偎。

在小池塘邊,

看星星、看月亮、談人生理想。

保留最原始的石塊、土牆,

建築本來就是

長在自然里的生命。

敞亮的休息區,

有細碎的陽光灑落,

在大理慵懶的午後看看書、打打盹兒…

簡直再愜意不過了。

而他改造的另一座尼姑庵,

也宛如一片山中凈土,

看過的人都想出家。

寬大的玻璃窗,

一反傳統的寺院設計,

卻平添了幾分生趣。

沒有寺院的肅穆,

卻有寺院的寧靜喜悅。

如此美景之下,

你絕對無法想像到,

在他設計修復前,

這兩處曾經如此破敗失修。

這位傳奇一般的建築設計師,

就是曾任皮划艇國家隊教練的高魯東。

單單從高魯東的外表談吐上,

你很難想像到,

這位面相和善的大叔,

曾經在亞洲皮划艇領域內

無人能敵。

1960年,

高魯東出生於一個軍人家庭。

青少年時期的他,

在體育運動上展現出極大的天賦,

從游泳到田徑,

他參與的項目,

無一不是大放異彩。

左二為高魯東

………

破格入選皮划艇省隊後不到一年,

他就摘得了第一塊全國比賽金牌。

此後,他數次拿下全運會頭籌,

還隨隊參與了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

後來,

他擔任了國家隊皮划艇教練,

手下培養出的精兵強將不計其數,

可他卻在事業的巔峰時期,

選擇遵循自己內心的召喚,

辭去眾人艷羨的工作。

他說:「世界那麼大,

還有許多東西想玩。」

在與妻子一起雲遊的旅途中,

他逐漸發掘出自己,

對建築設計的興趣和天分。

沒有進行過循規蹈矩的學習,

憑著幼時學習書法、

和耳濡目染得來的經驗,

他帶著滿腔熱情衝進了這個

完全未知的設計領域。

在挑選設計對象上,

高魯東也有自己的原則和執拗:

他從不常駐繁華之地,

反而更願意去一些人跡罕至之處。

說來也怪,

這些原本無人知曉的閉塞之地,

經他的巧妙改造後,

未經宣傳,

就已傳遍大江南北。

一座坍塌的大理石院落。

院子雖然破敗,

但卻別有一番風格,

那種粗糲與質樸深深吸引了高魯東,

並決心將此改造成未來的居所。

完成後的小樓,

名為「秋葵旅館」

沒有大大的招牌和金碧輝煌的裝修,

卻流露出自然的美好。

高魯東別出心裁地

為院中設計了許多公共區域,

為的是能讓所有人輕鬆愉悅地

與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識相知。

屋內的設施與裝飾統統從簡,

大塊的原木和淺色棉麻成為主調,

這正是高魯東對自然舒適的理解:

「夠用即可。」

秋葵能容納所有人的故事,

來修鍊功夫的阿根廷兄弟、

將院落當做御用拍攝地的攝影師…

這裡的溫暖和包容,

使人心生嚮往。

而高魯東最有名的作品,

還要數比丘尼道場:寂照庵

是一場因緣際會,

讓他偶然發現了

這寂靜深山中的禪修之地。

他感動於寺院住持釋妙慧

守護一方修持之地的慈悲心,

在資金僅有5000元人民幣的情況下,

利用或隨處可得或廢棄的材料

和別具一格的匠心,

將寺院改造一新。

在高魯東看來,

沒有什麼是不能納入設計的。

山上搬來的石塊、老房裡的瓦片...

別人眼裡的廢棄物品,

他就地取材,視若珍寶。

牆面空白無裝飾,

就用掃帚寫一個「禪」字。

在花草多肉的襯托下,

禪意自現。

這種隨性和灑脫,

讓寂照庵煥發了新的光彩,

但也給高魯東帶來了令他苦惱的,

浮華與名利。

越來越多的人請他幫忙策劃,

其中不乏報酬豐厚的單子。

但他決定接手設計的地方,

無一不是心之所向。

如果違背了自己的內心,

創作的靈感必會衰減,

生活的平凡之美也就不復存在。

現在,

高魯東經手過的作品,

都已活躍在大眾視野中。

從同樣在大理的之凡客棧

到黃岩東禪巷的百年酒廠

其中跨度之大令人咂舌,

更讓人感嘆其設計理念的獨特。

他並非一味改變格局,

而是傾向於尋找建築中原有的特點,

通過自己的悉心「引導」,

煥發其本身的生命力,

去蕪存菁,增添新意。

這樣能使得設計的痕跡

融入作品之中,

在最大程度上

保留建築的原汁原味。

這種大道無痕,

正是高魯東的生活哲學。

他所做的一切,

都是那樣的順其自然。

不被社會中的約定俗成拘束,

撇去喧囂紅塵里的雜音干擾,

他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也將人們對房子的情感,

編織成為一個個美好的歸宿。

我們生活工作在現代都市,

於大數據的洪流之中,

難免會有迷失自我的時候。

這時靜下心來,

去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就顯得彌足珍貴。

面對已經不惑之年的自己,

你是會選擇彎道急轉,

像高魯東一樣追隨自己內心,

進入一個陌生而全新的領域;

還是得過且過,

繼續在原本的軌道上平穩航行呢?

如果在想像的同時,

你感覺到了遺憾,

那麼不要懷疑,

聽從召喚放手去做吧!

因為你的心,

終將把你義無反顧地推向,

最渴望的地方。

.........

.........

.........

本文圖片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文 / 藝非凡( ID : efifan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