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她不安分得很漂亮。姑娘隻身闖入貧民窟,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2018年04月12日     檢舉

「做自己夢想的主人,不做別人奇蹟的聽眾。」在20多歲的時候,大多數我們還在忙著憧憬未來,Icy Tan已經在追逐星辰和大海的路上。

26歲,逃離舒適區,裸辭當起了自由插畫師。27歲,畫畫門外漢的她在中國插畫界混得風生水起,一轉眼,卻跑去國外臭名昭著的貧民窟,每天和流浪漢和罪犯待在一起。28歲,從來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斗膽」投簡歷應聘竟成功當上職業模特。

Sponsored Links

她說,「有的事如果現在馬上可以做,就不要等到回家再說,不要等到明天,更不要等到明年。」

…………

幾乎沒有中國人願意來到La Chimba,

更別提姑娘家了,

因為這裡是南美智利最「臭名昭著」的貧民區 ,

站在高山上向那裡望去,

房子與房子之間嚴絲合縫,像牢籠般令人窒息。

如果你有膽量走進去,近距離看看這個地方,會發現大街小巷裡髒亂不堪,垃圾遍地,各種顏色的衣衫在風裡招搖,空氣里瀰漫的是一種名叫貧窮的味道。

Sponsored Links

因為沒錢,當地人在夾縫裡生存,和世界上許多貧民窟一樣,除了絕望,這裡遍地都是流浪漢,貧窮、暴力、以及高犯罪率。「還有很多黑社會。」

聽說如果要入南美的黑幫,你得先被幫派成員毒打一頓~

………

這樣一個兇險之地,人人避而遠之,

一個20多歲的年輕姑娘居然孤身前往,

Icy Tan 卻大大咧咧地說:

「這群人很不錯啊,很紳士!」

Sponsored Links

你肯定無法想像,180天之後,

一群每天上街偷東西、跟毒品暴力為伍的流浪漢,

卻安安靜靜地跟著Icy畫起插畫;

他們尊稱眼前的中國姑娘為「教授」;

還會像騎士一樣去護她周全。

一支畫筆就治癒了「生人勿近」的流浪漢,膽大又善良的Icy ,意外地成了La Chimba的「中國義工第一人」,火爆了當地媒體。

而這,當然不是她第一回不按常理出牌了。「因為我想做自己夢想的主人,不願做別人奇蹟的聽眾。」

Sponsored Links

一頭黑直長發,小齙牙,笑起來有兩個淺淺的酒窩,Icy是個地地道道的成都女孩,說每一句話的最後一個字,都帶著一絲愛嬌的尾音,像小貓毛茸茸的爪子撓了一下你的手心。

在去智利之前,她在中國插畫圈已經小有名氣,不僅是《城市畫報》的常客,年輕人搶著排隊的喜茶,他家的Logo也是姑娘設計創作的。

這就是Icy本人了

………

而這個因為插畫火到國外去的姑娘,其實一天也沒正經學過畫畫。

3歲時Icy就喜歡在白紙上寫寫劃劃,12歲以前也會在寫作業之餘畫卡通人,但後來忙於學業就暫且擱置了。和許多同齡人一樣,按部就班地念初中,高中,大學選專業的時候,挑了特別溫柔正經的「學前教育」,畢業後,在廣州有著一份穩定的工作。

Sponsored Links

日子平淡無奇,直到26歲時,姑娘給自己人生來了個轉彎。溫柔的底色突然絢爛起來。

那是一次普通的遊玩,一些普通的朋友,除了天藍得有點過分。

他們拍了湖水,拍了樹,笑笑鬧鬧一整天,回家之後才發現忘了合影。

Icy拿起筆,在照片上畫下朋友,畫下朋友的孩子,畫下朋友的朋友……突然,那張古怪的照片上,新世界的大門打開了。

Sponsored Links

從此,無論去哪兒都帶著一個手繪本,

走到哪裡畫到哪裡。

雖然沒受過一天專業的藝術教育,

Icy 的插畫風格反而顯得與眾不同。

Sponsored Links

Icy構思的異想世界

………

不久,一些品牌商家居然都慕名前來求合作,其中就有後來成為風靡大街小巷的網紅品牌「喜茶」。這讓Icy頗感意外,因為她並非科班出身。

為了畫出好的喜茶的Logo 和插畫,她做起了偵探,每天在喜茶門店蹲點好幾次,還親自排隊體驗,跟客人和店員閒聊,想挖掘喝茶人和做茶人特別一點的日常。

Sponsored Links

極少有人像她那樣拼,現場就地取材,蹲點畫畫。

你看,最後她捕捉到的瞬間都化作簡單有趣的小店百態,正在專心沏茶的帥氣店員、排了好久隊終於等到的大笑姑娘、陪女友等位的斯文眼鏡男......

Icy的插畫給人的感覺,用她自己的話來形容再合適不過:「Simple but beautiful。」

Sponsored Links

2015年的時候,姑娘發現畫畫才是自己想要的,果斷辭職,做起了一名「野生插畫師。」

之後,她的生活里變得格外豐富,「做了自由職業之後,我發現生活其實可以有另一種節奏,我有更多機會接觸到各種稀奇古怪的人和事,斯里蘭卡的土豪,清邁的小學生,巴厘島享受日光浴的遊客......」

生活的自由為她帶來源源不斷的靈感,她接活也接到手軟,為《城市畫報》畫插畫,為藝術活動畫海報,為時裝周畫插畫,還被邀請到香港的大學課堂,上藝術課。

Icy現場作畫

Sponsored Links

站在自己的插畫前留影

………

在插畫圈慢慢混得小有名氣之後,姑娘不安分的細胞又活躍起來,「比起賺錢,我更希望用畫畫給人帶去幸福。」

2017年的一天,Icy突然對周圍的朋友說:「我要去南美貧民區的康復中心做一名美術義工,在智利La Chimba。」

朋友一聽忙勸阻,「Icy,你還是想想清楚,在南美貧民區犯罪率超高的,毒販小偷抬頭不見低頭見。」

而且,La Chimba所要去的安托法加斯塔更是當地人眼裡的「墮落之城」,酒精、毒品、妓女,槍枝......隨處可見,去了那裡下一秒等待她的是什麼,永遠是個未知數。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