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傳奇一生的搖滾女皇、才華橫溢的詩人畫家,連鮑勃·迪倫也被她吸引 (二)

2018年09月26日     2597     檢舉

帕蒂拚命攢錢,

買下了第一把吉他,

此時的她已經有了

很多文學與音樂上的朋友,

他們的鼓勵像一針注射器,

讓帕蒂有了認真做音樂的動力。

當帕蒂試著彈著吉他,

配上自己的歌詞輕輕唱出時,

她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力量,

這樣的力量讓她感慨,更讓她興奮,

她終於發現,

原來音樂離自己是如此的接近。

帕蒂在CBGB演出

………

終於,帕蒂有了自己的樂隊,

他們在紐約的CBGB酒吧演出,

那是一個歡迎無數不知名樂隊的酒吧,

能夠駐唱的要求只有一個,

那就是必須原創!

帕蒂與她的樂隊做到了,

他們在酒吧的表演越來越成功,

還吸引了音樂界的

名流克萊夫·戴維斯的注意。

他簽下了帕蒂的樂隊,

並答應為他們製作專輯。

而那所酒吧,則成為了日後

公認的朋克音樂的發源地之一。

帕蒂離自己的音樂之夢越來越近了,

也離自己的偶像越來越近。

因為克萊夫·戴維斯所簽的歌手中,

也有鮑勃·迪倫!

帕蒂與樂隊開始了巡迴演出,

在演出的行程里,

帕蒂終日都帶著迪倫的唱片。

從新澤西到紐約,從詩歌到搖滾,

帕蒂似乎與自己的偶像

有著極為相似的生命軌跡。

這也讓她更加尊敬和喜愛迪倫的音樂。

在最後一場巡迴演出結束後,

帕蒂見到了迪倫。

她一度不敢置信,

迪倫朝她微笑,

並表達了對帕蒂的欣賞,

但帕蒂早已經不知所措了。

於是那晚發生了好笑的一幕,

迪倫走進房間,

帕蒂迅速離開房間,

迪倫走到另一個房間,

帕蒂又迅速跑開了。

最終在帕蒂平復心情後,

兩人才大笑著握手,擁抱。

迪倫會帶著帕蒂一同上台演出,他們不會提前彩排,總是在表演時自由發揮,這樣的隨性反而使演出效果更加迷人。

………

迪倫與帕蒂成為了摯友,

成為了音樂上的夥伴。

對帕蒂而言,

迪倫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指引者。

在找准自己的方向後,

她開始準備起自己的第一張專輯。

她用她熱愛的詩歌編排成歌曲,

用迷人的聲線和激烈的情感唱出。

當第一張唱片《Horses》發行後,

她終於大獲成功。

《Horses》的封面,這張專輯被稱為「歷史上第一張朋克唱片」

………

除了專輯本身,

這張專輯上的帕蒂也成為了

搖滾女歌手的代表性照片。

而這張驚艷的專輯封面

則是由昔日的伴侶羅伯特所拍攝。

那時的羅伯特,

已經在攝影界有了些知名度,

他成功舉辦了自己的展覽,

也確認自己是gay的事實。

羅伯特成功開創了

屬於他自己風格的攝影作品。

他的作品尺度極為大膽,

但畫面精良且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只是在他發現自己是同性戀後,

久久無法平靜,

但事實往往無法改變,

他告訴帕蒂自己是gay的事實,

卻也告訴她:在他的內心,

帕蒂永遠是最珍貴的人。

羅伯特沒有撒謊,

他雖然與自己的男友同居,

卻仍時常聯繫帕蒂,

為她拍照,給予她事業上的鼓勵。

而帕蒂也逐漸理解與接受了

這樣的事實,

她與另一個男人結婚並有了孩子。

她與羅伯特的感情,

已經遠遠超過了

朋友,戀人,親人,

上升到靈魂的最高處

羅伯特拍攝的安迪·沃霍爾

………

在42歲那年,羅伯特去世了。

死於愛滋病。在生命最後的時光,

帕蒂仍不顧可能被感染的風險,

常常去醫院看望他,

給他講最近發生的有趣的事,

讀詩,或者只是安靜地陪伴著他。

羅伯特曾悲傷對帕蒂說:

「我們從未有過孩子。」

帕蒂則含淚回答:

「我們的作品就是我們的孩子。」

感染愛滋病的第二年,羅伯特·梅普爾索普為自己拍攝的一張自拍作品,他手拄骷髏手杖,暗示著自己不久將要死亡。此時,從他消瘦的臉龐中能看出他已經極為虛弱。

………

「一切通向彼此,我們成為自己。

這是在羅伯特離開多年後,

帕蒂在自己的回憶錄

《只是孩子》中寫下的一句話。

沒錯,羅伯特雖然離開了,

但好在他們都成為了自己夢想中的人。

帕蒂的生命還在繼續,

她能夠給羅伯特最好的禮物,

便是好好地享受生活,工作與創作。

帕蒂將自己多年來

所經歷的情感都投入在音樂中。

她就像一個女戰士,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