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沉則隨」不認識這個理論,根本談不上會太極拳

運動大聯盟     2020年05月27日

所謂「偏沉則隨」,這一太極拳界膾炙人口的成語在現存的古代太極拳經典文​​獻中最早出現於《王宗岳太極拳論》。古代太極拳經典拳譜裡既有一些詞語與不少詞語同義,這些詞語都是對同一個太極拳法則各自著眼於不同角度的表述。也有一些詞語沒有同義的其它詞語,某一個太極拳法則僅僅是由這樣的一個詞語來表述的。「偏沉則隨」正是這樣的語句,而且在《王宗岳太極拳論》中僅僅出現了一次,因此彌足珍貴。《王宗岳太極拳論》緊接「偏沉則隨」之後的是「雙重則滯」,再緊接著就是「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率自為人所製,雙重之病未悟耳」,指出「雙重」是太極拳弊端嚴重的大忌。從這種行文中可以發覺拳譜作者是以「偏沉則隨」與「雙重則滯」相互襯托出了各自對於太極拳分量同等的至關重要。

在中國近代有不少太極拳家都在各自的著作中對「偏沉則隨」這一經典成語作過闡釋。楊健侯先生的學生許禹生先生在1921年出版的《太極拳勢圖解》裡解釋道:「偏指一端也。如吸水機、如撤酒器,使一端常虛,故能引水,如欹器之不堪滿,滿則自覆矣。」所謂「欹器」是古代一種盛水的器具,水盛得少的時候會傾斜,當水盛得不多不少的時候也就是容器內一半空一半有水時就中正不偏,而當容器內盛滿了水它就會傾覆。因此被古代的一些君子置於座右以作為應該常常保持虛心的警戒。這就反映了許禹生先生認為「偏沉則隨」是太極拳一則必須遵循的特徵為一虛一實的法則。

楊澄甫先生早期弟子陳微明先生在1925年出版的《太極拳術》裡解釋道:「我若能偏沉,則彼雖有力者亦不得力,而我可以走化矣。」反映了「偏沉」是太極拳「沾粘連隨」的重要基礎。楊澄甫先生早期弟子李雅軒先生在現代將「偏沉則隨」記憶為了「單重則隨」,在他的隨手筆記中這樣寫道:「'單重則隨,雙重則滯',這兩句話是練習推手最重要的,最應注意的,必須時刻用實際行動去體驗它。若不認識這個理論,根本談不上會太極拳。

所以太極拳論上說過'無使有缺陷處,無使有凹凸處',因有缺陷凹凸便不能圓,不圓就雙重了。圓輪著地哪有兩個重點,若有兩個便行動不了。」楊澄甫先生在1930年出版的《太極拳使用法》裡則是這樣解釋的:「前說有車輪之比,猶如用一腳蹬輪偏,自然隨之而下;何為雙重?猶如右腳蹬上右方,左腳蹬上左方,兩力平均,自滯而不轉動。此理甚明,勿須細說。」這些解釋都指出「偏沉」是與「雙重」剛好相反的行為,而太極拳只有能夠「偏沉」才能成功地實施「沾粘連隨」;但究竟什麼是「偏沉」他們都沒有明白地說明,似乎有指步法的意味。姜容樵與姚馥春兩先生是1930年出版的首次收載有著名的《乾隆抄本》的《太極拳講義》的作者,他們不認為他們的太極拳源於楊氏,而是源於許占鰲先生以友誼傳授得自河南的陳姓,而他們的拳架卻基本上與許禹生先生在《太極拳勢圖解》介紹的拳架相同。

他們在《太極拳講義》中對「偏沉則隨」的解釋是:「敵用力我松勁,敵雖力大而我可化走,是為偏沉則隨;敵用力我亦用力,二人互相抵抗,卒為力大者勝,是為雙重則滯,乃太極之最忌。」

顧留馨先生是現代初期太極拳發展的領導者,能夠有機會接觸到很多定居於上海的楊澄甫先生弟子,聽到他們尚未形成文字記載的一些太極拳要點,他將很多這樣的太極拳要點收載於他的著作中。他對「偏沉則隨」的解釋是:「不但不受來力,還能把來力拋出去,無論來力多麼重大,要粘著走化,不要頂抗。如果粘著處放鬆走化不受力,這叫做'偏沉'。能做到'偏沉',就能順隨,使對方有力也不得力,用力無處用。推手時要避免兩力相抗。如果兩力相抗,不能'偏沉則隨',動作就會滯鈍,結果還是力大者勝力小者。」姜容樵、姚馥春與顧留馨先生這種解釋顯然是將「偏沉」與「沾粘連隨」的上肢反應當作一回事了。撇開這一點,這些解釋與楊澄甫先生以及楊氏弟子們一樣,都肯定「偏沉」是與太極拳的大忌「雙重」相對抗的,是太極拳必須遵循的根本性的重大法則。

偏沉則隨「骨盆偏沉」帶動四肢

太極拳重視用腰,認為「腰為一身之主宰」(楊澄甫),「太極不動手,圓用腰來走」(楊少侯),「命意源頭在腰隙」,「刻刻留心在腰間」(王宗岳),要求用腰帶動四肢。

太極拳重視小腹,因為「腹內松靜氣騰然」(王宗岳),小腹之內有丹田,「丹田為太極參動之源」(王壯弘),太極拳「所有的動作與呼吸,無一不由丹田主宰,丹田裡牽動,丹田裡供給」(李雅軒);認為「周身之勁往外發者,皆發於丹田;向裡收者,皆收於丹田」(陳鑫)。

然而,腰腹是放在骨盆上的,是以骨盆為依託進行運作的。腰腹帶動全身靠的是地心引力。腰腹接受地心引力中間又隔著骨盆,受著骨盆的調節,腰腹丹田的主宰作用必須通過骨盆偏沉才能發揮出來。

所以,巧妙得於骨盆中,全身運動的內涵深處在於骨盆的偏沉。

骨盆位於腰腹之下,大腿之上,是由左右兩胯和後面的尾閭聯合組成的圓盆形骨架。其中每胯的後上部叫髂骨,後下部叫坐骨,前部叫恥骨。恥骨中會陰穴兩側的部分叫恥骨下支,小腹下端的部分叫恥骨上支。尾閭上部接腰推的是寬大的骶骨,下面是尖小的尾骨。骶骨夾在兩髂骨之間,寬度約佔骨盆總寬度的三分之一。

所以,骨盆綜合了襠跨尾閭的全部運動功能,下向腿腳送力,上控腰腹運行。骨盆一動,全身無處不動。

一、骨盆偏沉與丹田蠕動

骨盆像托著一個大水囊一樣托著小腹。小腹內的各種臟器都是柔軟的。在小腹放鬆的狀態下練拳,內中柔軟的髒器像半囊水似的隨著骨盆的運動而蠕動,形成丹田內轉。

丹田內轉是一種行拳的動力,對全身都有帶動作用。

丹田產生帶動作用的原因有二:

第一,小腹內臟器具有一定的重量和流動性,蠕動起來會產生一定的離心力、向心力、慣性力和翻滾力;

第二,在立身中正的狀態下行拳,身體各部位所受地心引力合力的作用點(重心)就在腹內蠕動的髒器之中,隨臟器的蠕動而移動。重心點的位置是全身各部位運動姿勢和平衡關係決定的;反過來,重心點的位移必然會引起身體各部位姿勢和平衡關係的調整,即引起肢體運動。

基於上述兩點,所以太極拳要求全身各部位的運動都要起於丹田,歸於丹田,服從丹田,支持丹田。

全身各部位對丹田蠕動都有影響,其中影響最直接的,

一是上面橫膈膜隨呼吸的升降,

二是前面腹肌的收放,

三是命門的推拉和肚臍的吞吐,

四是左右兩胯的虛實升降,

五是下面會陰的提落,

六是後面尾閭的運動。

但不論哪一條,都受骨盆偏沉運動的影響。

例如,因為骨盆後側的尾閭偏沉前收,骨盆前側的恥骨上支上託內卷,才有肚臍內吸和命門後撐,才有腹肌上提內收,才適於吸氣,才有橫膈肌的下降,因此也才有丹田的向上翻捲。

所以說,丹田是隨著骨盆偏沉而蠕動的。骨盆向哪邊偏沉,丹田就向那邊流動;骨盆哪邊上托,丹田那邊就向上翻捲:「這邊偏沉一點點,它就往這邊流,那邊偏沉一點點,它就往那邊流。偏沉,一點點起來了;偏沉,一點點下去了。"(王壯弘)

骨盆偏沉的部位是不斷變化的,變化的一路像鋼琴彈滑音似的,雖是一掃而過,但掃過的每個鍵都會向下按響,不會漏掉、跳過。

骨盆依次偏沉的變化路線,既可以是前面恥骨上支與後面尾閭之間的,也可以是左右兩胯之間的。左右之間的路線既可以是比較模糊的,也可以是比較清晰的。能清晰感覺到的既可以從一胯軸(股骨頂)繞過後面的尾閭到另一胯軸,走個半圓;也可以從一胯(一般是從實胯)的環跳穴經坐骨、襠、另一胯的腹股溝、胯軸到坐骨,走個S線。

具體走什麼路線,與動作、放鬆和意念關注都有關聯。

意念不能不想,又不能想得太認真,還是勿忘勿助、自然而然好。

骨盆依次偏沉的路線不同,丹田的蠕動方向也就不同,或前後,或左右,或上下,或斜向,不論向什麼方向蠕動,過程都是潤滑的、圓轉的,所以,丹田蠕動又叫丹田內轉。

骨盆依次偏沉的路線不論怎麼走,

第一,每個偏沉點都是憑著自身重量,順著地心引力向下松沉,都是自然松出來的,而不是相互推拉,不是用力做出來的。

第二,骨盆與腿之間的關係是骨盆向腿送力,是腿隨骨盆偏沉變化虛實。即使上體要藉腿腳的伸蹬之力時,骨盆也要向下塌住勁,上體也只能藉腿腳向下伸蹬的反作用力,而不能直接用腿向上頂骨盆。不是腿向骨盆直接送力。

即使骨盆如球旋轉,也像雜技中人在球中走一樣,人腳就是偏沉點,使球通過偏沉點的不斷變化而自己轉動,而不是人在球外推動。不能用兩腿的交叉力扭轉骨盆。儘管松出動作來比較難,但一定可以。儘管用力做出動作來更習慣、更容易,但一定要避免。練拳要像戒毒一樣戒力,功夫才有長進。松出來的動作才具有真善美的品質。

二、骨盆偏沉與重心移動

身體重心是身體各部位所受地心引力合力的作用點,也是身體各部位重量的綜合平衡點。

重心移動,主要不在於身法的進退顧盼,不在於腿法的伸屈變化,那都是形式,是被動的。重心移動的本源和本意是體腔內重心點的移動。

重心點的位置,一般與骨盆應當偏沉的位置上下相對、相互作用。練拳時的重心點通過骨盆的偏沉部位向下沉,沉意順腿貫到腳下。重心點沉到骨盆的什麼部位,骨盆的什麼部位就向下偏沉。

因為重心點的位置總是偏於實腳側的,所以,總是實腳側的骨盆向下偏沉。

反過來說,骨盆的偏沉也能引導重心點移動。

第一,骨盆向什麼方位偏沉,重心點就向什麼方向移動,從而帶著身體向同一方向移動。

是骨盆偏沉,也是重心點移動帶著身體移動。

第二,骨盆靠近哪條腿的部位偏沉,重心點就向哪條腿移動,那條腿就隨之氣向下沉,松屈變實。

是骨盆偏沉,也是重心點的移動變化著兩腿的虛實、伸屈。重心點就是動力點,是地心引力在體內的代表點。全身都應當通過放鬆,自覺地隨著重心點的移動而變化、而動作,也就是隨著骨盆的偏沉而變化。

其中,骨盆偏沉的變化是源頭,是向腰腿,進而向全身傳達重心點變化信息,傳遞地心引力的源頭。

骨盆偏沉的位置和分寸正確,全身各部位姿勢就容易正確。骨盆偏沉的若是不對,全身上下則對也不對;即使外形像是對,內在勁力也不順,也不對,拳勢也有病,所以才有「其病必於腰腿間求之」(武禹襄)的要求。「腰腿間」就是骨盆,不順要在骨盆偏沉上找原因。

重心移動是由骨盆偏沉引動的。意念在通過骨盆偏沉引導重心移動的過程中,更關注的常是左右兩胯的依次偏沉,關注原實胯、襠、新實胯的連續偏沉。

原實胯偏沉是環跳穴松沉引動,坐骨鬆沉續動。原實胯坐骨不是正對著腳偏沉,而是向著兩腳之間地面的某個點向下坐,以打破平衡,引導重心向兩腳中間移動。同時襠部放鬆,襠走下弧線的前半弧。偏沉的部位過襠後,由漸實一胯底的腹股溝向下放鬆,以引導重心繼續移動,使襠走完下弧線的後半弧。

當重心移動基本到位時,新實胯的坐骨微微下坐,

可平衡前面腹股溝的松沉,帶動胯底前後左右全面向下坐實,以便將實腿樁墩似的紮下去;

可推動另一胯腿伸蹬生力;

可以反作用力支持腰脊上伸,向手送力,實現勁貫四尖;

四可為下一式再回移重心時坐胯做準備。前後兩個實胯都應下坐,但目的不同,做法不同。

兩胯偏沉依次走,虛實變化如水流,一抑一揚生神韻,勿忘勿助任自由。

實際上,不論什麼動作,不論實胯虛胯,都不能向上挺,都應向下松,叫下胯,只不過是鬆的部位和鬆的程度不同而已。

一般來說,實胯偏沉的重點部位是坐骨,因此,實胯的要領為「坐」。虛胯也應向下放鬆,放鬆的重點部位是上面的髂骨,即腰兩側卡住褲帶的骨頭。

其中,虛腳向前的(虛步)是松落同側的髂後嵴(上後角),虛腳向後的(弓步)是松落同側的髂前嵴(上前角),因此,虛胯的要領為「落」。

由此總結出下胯的基本規律是:

一、實胯坐,虛胯落;

二、實胯坐又分虛勢的實胯坐和實勢的實胯坐;

三、虛胯落又分虛步的虛胯落和弓步的虛胯落。

三、骨盆偏沉與腰腹開合

重心移動與腰腹開合是協調一致的。

重心移動中襠走下弧的前半弧時,正是腰與腹相合互抱之時;重心移動中襠走下弧的後半弧時,正是腰與腹上下分開之時。

不過,在意念關註上,重心移動與腰腹開合也有些微區別。

重心移動意念更關注骨盆左右之間的偏沉,腰腹開合意念更關注骨盆前後之間的偏沉。通過骨盆前後交替偏沉,腰與腹通過開合相互借力、相互推動,從而把腰為主宰和丹田帶動結合起來,共同支配全身運動。

凡需意氣合聚、肢體屈縮、勁力積蓄時,骨盆後面的尾閭憑著自身重量、順著地心引力向下松沉、向前收斂,

是帶動上面的腰椎向下松沉;

是推動下面臀向前斂、襠向前翻;

是撬動前面恥骨上支向上收卷,托起小腹(丹田)向命門貼靠,與腰互抱相合;

是牽動上面肚臍內吸、命門後撐。

這樣,腰腹襠胯一段是後向下、下向前、前向上、上向後地旋轉。這種旋轉的槓桿力和向心力使腰與腹互抱相合,合為一太極,從而牽動腿腳氣向上行,牽動腰、脊、臂氣向下行,實現聚氣、蓄勁。

凡需意氣開放、肢體伸展、勁力外發時,骨盆前側的恥骨上支憑自身重量、順地心引力向下松沉並微向後收,

是放下前面的小腹,使丹田向下松沉;

是推動下面襠向後收,會陰穴由朝向前下方轉為向正下方,臀部由斂變泛;

是撬動後面尾閭上託一下,進而推動豎腰、伸脊;

是推動上面命門前送,肚臍前吐。

這樣,腰腹襠胯一段是前向下、下向後、後向上、上向前的旋轉。這種旋轉的槓桿力和離心力使腹向下,腰向上,腰與腹逆向相開,分陰分陽,從而推動下半身氣向下行,上半身氣向上行,實現氣開、勁發,勁貫四尖。

腰腹開合,「看似腰動實非腰動,是腹動,看似腹動實非腹動,實乃丹田人身至中之位動」(王壯弘),實乃丹田的核心部位動。

「人身至中之位」就是丹田的核心部位。丹田的核心部位,就是腰與腹互借槓桿之力的支點,就是腰與腹順逆旋轉的圓心。

腰與腹互動時能感覺到丹田核心部位的存在,因為其他地方都動,只有這個部位是不動的。輪動軸不動。

腰與腹為一陰一陽,丹田的核心部位就是陰陽之間的「中」,之間的太極本體。骨盆與腰腹作為一個整體,又是全身的「中」,是全身下為陰、上為陽之間的太極本體。每一動都是「中」先動,即太極本體先動,然後才開合陰陽。陰陽開是從「中」開出去,陰陽合是向「中」合回來,從而開合全身,實現「一動無有不動」。

四、骨盆偏沉與上下相隨

太極拳主張提頂吊襠,即頭頂百會穴與襠中會陰穴在一條垂直線上。

這條線穿過丹田的核心部位。骨盆偏沉以會陰穴為支點,並通過提頂吊襠的一條線與丹田的核心部位、與頭頂、與上半身相貫通。骨盆是上體的底座,是腿腳的根節。骨盆偏沉,引動全身。

腰腹相合時,肚臍內吸、小腹提收、恥骨上支上卷,因此腹股溝及大腿根上收內吸,兩腿內側及前側皮肉上提,兩膝上縱,腳心內吸。

與此同時,尾閭沉收、命門鼓坐、腰脊松沉,牽動兩肩下沉,肩與胯底的腹股溝及大腿根相吸相合:牽動兩肘彎屈下墜,肘與上縱的兩膝相吸相合;牽動兩手勞宮穴內吸,手心與腳心內吸似一線相牽。

這就是上下相隨的第一種隨法,也是外三合的第一種合法。

腰腹相開時,肚臍前吐,小腹及恥骨上支向下放鬆,因此腹股溝及大腿根向下舒展,兩腿氣向下沉,膝向下找腳,腳心下落吻地。

與此同時,尾閭託一下腰,腰頂脊,脊上伸,腋下空開,開肩送肘,肩與胯底向下舒展的腹股溝及大腿根上下相開;伸肘送手,肘與向下找腳的兩膝上下相開;手心外吐,手心與腳心外吐似一氣催開。

這種上下相互排斥,對拔拉長,就是上下相隨的第二種隨法,也是外三合的第二種合法。

從上述兩例可以看出,小腹及恥骨上支的下沉上提,直接製約著兩腿的伸屈,間接影響著上肢的動作;腰脊及尾閭的下沉上伸,直接製約著手臂伸屈,間接影響著下肢的動作。以腰脊為主帶動上肢,以小腹為主帶動下肢,練拳更容易得機得勢。

提左腳時,不要直接提左胯帶動,而應當下沉並內收右胯,用右胯托起左胯。進而順下右膝,踏實右腳,是右側向下,為實;提起左膝,帶起左腳,左側向上,為虛。

平衡,上肢的虛實則應與下肢的虛實恰好相反。

右弓步掤臂」一勢,是右腳為實,左腳為虛,而上肢卻是實腳側的右腋空開,右肩鬆開,右肘撐開,右手掤開,與下肢上下相開,表現為虛;同時,虛腳側的左肩下沉,左肘下墜,左手下按,與左下肢上下相合,表現為實。是虛腳側的上下肢相向相吸,實腳側的上下肢逆向相開。

所以,四肢旳虛實應當是相鄰者相反,交叉者相同,形成陰與陽互補相濟的關係。

這是上下相隨的第三種隨法,也是外三合的第三種合法。許多人主張外三合是四肢交叉相合,也是出於四肢虛實交叉者相同,出於平衡關係的考慮。但我覺得,同側上下虛實相反,其實也是一種合法,同樣有利於平衡。

由於實肢代表著力量,具有更好的引動作用;虛肢代表著輕靈,具有更好的相隨性,所以行拳有一條「以實帶虛」的規律。

表現比較明顯的,

一是在骨盆偏沉偏輕的作用下,以實腳帶虛腳,如欲提虛腳或欲出虛腳時先把實腳側沉下去,以利相帶或相送,

二是在骨盆左右旋轉的作用下,以實手帶同側的虛腳,即陳鑫先生說的「上面手如何運,下肢足如何運」,「足隨手運,圓轉如神」。

如「扣腳擺掌」,虛腳尖內扣外擺,是由同側手臂平擺帶動的;

「跟步推掌」,虛腳跟步是由同側手掌前推帶動的;

「收腳抱球」,虛腳收到實腳內側是由同側手掌收抱帶動的;

「收腳下捋」,虛腳回收是由同側手掌下捋帶動的;

「金雞獨立」,虛腿屈膝提起是由同側手臂上挑帶動的;

「肘底捶」一式,所有小動作都是虛腳隨同側的手走,即「右足隨右手運行,左足隨左手運行」(陳正雷)。

這是上下相隨的第四種隨法,也是外三合的第四種合法。

上下相隨,就是上下相合,就是一動無有不動。

上下相合的主要內容就是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腳合,包括同一側的上下相合及不同一側的上下交叉相合,統稱為外三合。此外,「頭與手合,手與身合,身與步合,孰非外合」(陳長興)!也屬上下相合。

上下相合之外,同樣在骨盆偏沉的帶動下,還有左右相合,如左右兩肩、兩肘、兩手、兩肋、兩腰、兩胯、兩膝、兩腳,都要一一合住。左右相合與上下相合勁力同源、動作相關、行​​止一致。不論上下相合,還是左右相合,不論相向相吸,還是逆向相開,都是相合,都要協調一致。

相合的意思是:

一要合住形,即相互的空間位置、動作姿勢要符合規範;

二要合住勁,即內勁要同源、相通、互借;

三要合住神,即「神氣呼應如兩人照臉說話」(陳鑫)。

相合的目的是「自頂至足,內有臟腑筋骨,外有肌膚皮肉,相聯而為一者也,破之而不開,撞之而不散。上欲動而下自隨之,下欲動而上自領之,上下動而中部應之,中部動而上下和之,內外相連,前後相需,所謂一以貫之,其斯之謂歟!」(陳長興)

當然,骨盆偏沉不是孤立的,需要全身各部位的共同支持。

身體各部位支持骨盆偏沉的方法,

一是要放鬆,松則敏感,松則輕靈,松則隨和:

二是要被動,不要主動,不要自動,要靜靜地等待著骨盆偏沉的帶動。

骨盆不論哪一側偏沉,同側的腰腹和腿腳就隨之松沉下去,是憑著自身重量,順著地心引力松沉下去。這是動力。另一側腰腹和其他三肢即按著虛實規律隨之分虛實,出動作。這樣,全身各處的拳勢動作就隨著骨盆的偏沉(一邊向下放鬆)自然而然的松出來了。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

孫存週論橫勁內勁

運動大聯盟     2020年07月12日

談孫式拳入門

運動大聯盟     2020年07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