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少年奪得全球攝影大賽美國區冠軍,00後重啟膠捲攝影的藝術魅力

2019年02月17日     327     檢舉

相較於同齡人的不諳世事,

蔣翰翔更為成熟通透,

許是性格使然,

00後的他與70後的攝影

才能相知相守。

蔣翰翔接受美國中文電視《紐約會客室》採訪現場。

………

不滿足課堂教學內容,

他開始揣摩攝影名家作品。

夏日午後,

翰翔帶著老舊的手動相機走在街頭,

揣摩街拍鼻祖

Henri Cartier-Bresson的作品,

將「The Decisive Moment」(決定性瞬間)

運用到拍攝當中。

這是翰翔最喜歡的作品:

轉瞬即逝的飛鴿、

街邊席地而坐的婦人,

靜與動的強烈對比,

是可遇不可求的Moment,

令人在定格的「瞬間」看到期盼與守望。

Waiting

………

街頭攝影沒有預見性,

看見什麼就拍什麼,

完全取決於攝影師的眼睛。

滑板少年和狗。

噴泉邊嬉戲的親情。

長輩跟前,愛撒嬌的表演。

櫥窗里,無言的守候。

只要足夠快,就能激流勇進。

膠捲相機的限制,

在拍攝運動時尤為突出,

但卻使得虛晃帶著運動的氣息:

生命不息,運動不止。

攝影師比常人多了一雙慧眼,

能發現尋常中的不尋常。

翰翔對街頭攝影的喜愛,

沖在每一張膠捲里。

爺爺的肩頭枕著小女孩的夢,

伴著將睡未睡的童真,

世界都要沉浸在愛與和平中。

Childhood Dream

………

流浪漢的世界,

終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閒。

New Location

………

在街頭紛繁雜亂的元素中,

翰翔喜歡拍攝流浪漢和小孩。

一邊是被世界拋棄或者拋棄世界的成年人。

一邊是拯救世界的天使。

成年人的世界,

一個吻充一次電。

下一站,我要對陌生人說我愛你。

The Next Stop

………

我感激發明了電話的貝爾,

捲曲的電話線彎彎繞繞,

承載著我對家鄉的思念無窮無盡。

Township Love

………

蔣翰翔拍攝紐約街頭的人物,

他走在街上,

任由現場激發的靈光,

舉起相機拍下很快流逝的一幕。

這些不經修飾的照片

賦予了時光額外的故事。

已經被大多數人遺棄的膠捲,

在他手中就是「凝結時間」的最好工具。

《偉大的蓋茨比》同名電影拍攝地,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3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