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日本奶爸患癌,曾是工作狂,卻用生命最後3年,為兒子拍下數千張照片,每次按快門都是愛的吶喊

2019年04月21日     18,282     檢舉

他要把自己對兒子的愛都一張張拍進相片里,

即使以後生死相隔,

他的愛也依然陪伴在孩子身邊。

………

「我兒子還有16年零9個月高中畢業,

13年零9個月初中畢業,

10年零9個月小學畢業,

真想看著他這樣一點點長大啊。」

這是日本攝影師幡野廣志一年前寫下的話,

可他卻連看著兒子幼兒園畢業的機會都沒有了。

兒子剛從媽媽肚子裡出來的時候,

整個人都小小的,

連眼睛都睜不開,

頭比爸爸的手掌還要小,

廣志看到護士懷裡的小嬰兒,

又開心又緊張。只敢輕輕摸一摸。

聽說游泳對嬰兒身體好,

廣志就去向醫生請教,

共浴的時候拿出他最寶貝的機器,

給兒子拍下紀念照。

寶寶用肉乎乎的小手,

彈響第一個音符,

和貓咪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都是生命中值得留存的紀念。

廣志以為他還有漫長的一生,

至少是十幾年的時間,

看著這個小傢伙慢慢長大。

可噩耗就像晴天霹靂一樣突然打下來,

當醫生告訴廣志,你可能只剩三年壽命,

他甚至完全反應不過來,

他們一家的人生不是才剛開始嗎?

………

幡野廣志出生於東京,今年36歲,他一直是個很有野心的攝影師。

為了專注於攝影創作,大學時選擇退學,後來還拜了日本知名的攝影家為師,曾榮獲 NikonJuna 21大獎和愛普生攝影師大獎。

他喜歡粗獷自然的風格,因此經常全國各地跑,到處採風。

2011年結婚之後,他也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因為這是自己終生熱愛的事業。

五年後,他的孩子出生了,廣志給他取名Yu,這是他和妻子送給孩子的第一份禮物,希望他可以做一個善良的人。

他以為自己會陪著這個新生命很久很久。

停止母乳喂養之後,為了不讓媽媽太操勞,他教Yu自己用勺子吃飯。

孩子手太小,拿不穩,經常吃得鼻子臉上都是米粒,逗得廣志忍俊不禁。

天氣好的時候,帶他出去放放風,一個單槓就能讓他玩半天。

陪陪孩子,有工作了就拎上行李和設備,廣志覺得這沒有比這更圓滿的時候了,事業順利、家庭美滿,他還有什麼可求的呢?

不過,從2017年6月開始,廣志就覺得腰酸背痛,但他一直沒放在心上,畢竟有時候要拿很重的相機,有點小傷小痛也正常。

直到年底,實在痛得受不了了,廣志才老老實實去醫院檢查。

沒想到醫生告訴他的是這樣一個噩耗。

他被診斷為多發性骨髓瘤,血癌末期,不到1%的患病率,平均存活時間只有3年。

廣志一開始完全無法接受這個消息,甚至一度有輕生的念頭,整個人暴瘦,狀態很不好。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家人,孩子還那麼小,自己卻只有短短3年壽命,他該怎麼辦?妻子一個人又怎麼把他撫養長大呢?

直到爺爺住院的消息傳來。

廣志的爺爺已經92歲了,一輩子都住在鄉下,照顧他的那些田地。

雖然已經活到了高壽,但看著病床上已經到了彌留之際的爺爺,廣志心裡還是很難受。

明明小時候最期待的就是和爺爺一起住的暑假,等長大了,卻好像都沒有好好陪陪他。

廣志突然明白,不管是患病還是善終,是長壽還是短命,無論哪種方式離開,遺憾都是存在的,因為離開的是你愛的人啊。

失去親人的人,無法逃避遺憾。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讓本就不多的時間,在痛苦中消磨。

「我應該盡我所能,把每一天活出抵得上別人很多天的精彩。」

廣志決定,他要把對兒子的愛用他最擅長的方式留存下來,哪怕以後他不在了,兒子看到這幾年的照片,他也能感受到,「爸爸是愛我的。」

………

從那之後,廣志每天都會為兒子拍照。

他的鏡頭好像也變得更溫柔,照片只是拍生活中的日常畫面而已,卻讓人體會到歲月靜好的感覺。

那天起,他在博客上敲下第一篇日記。

爸爸今年34歲了,Yu現在是1歲零6個月,不知道等讀到這封信時,Yu幾歲了呢?

前段時間,爸爸發現自己一種叫癌症的大病,是現在的醫學沒辦法治癒的,讓我寬慰的是現在能和Yu還有媽媽在一起,我也在為了和你們一起開心長久地生活而努力著。

爸爸有很多話想告訴你,但是,等你長大的時候,我大概早就不在了吧。所以我在這裡,留下了很多想告訴你的話。

博客有文字也有照片,不知不覺一年多以來,就積攢了一家人許許多多美好的回憶。

這個年紀的孩子是好奇心是最重的,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