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周星馳御用「花魁」,一生未婚。77歲,她詮釋了女神真正的樣子

2017年09月25日     8,844     檢舉

最近幾天,大家可能都關注著曾「愛過」的薛和李,「人設」像一張美麗的皮囊,看不清內里的模樣。

從未愛過的余慕蓮,38年的演員生涯里,在螢幕上一輩子留下來的「人設」卻一直是醜陋的。

但77歲的她,內里始終是美麗的,以她自己一點一滴的真心,不知不覺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

………

………

余慕蓮77歲了,聽到名字我們可能不會想起她的面容;

余慕蓮77歲了,她仍然覺得,自己還可以繼續做一個演員;

余慕蓮77歲了,10年前從TVB退休時,工作了30年只拿到了28萬港元的長期服務金。

余慕蓮在《整蠱專家》中飾演朱太太

………

………

看到照片,小編知道你們會恍然大悟,原來是她?!

余慕蓮的名字很美,可本人飾演的角色卻基本上都是毒婦、垃圾婆等丑婆小人物,曾經「霸屏」三十年的她卻很少再在螢幕上看到她的身影了。

沒想到,她把時間都花在了這裡:她卻拿出了畢生積蓄,默默捐給她不曾去過的貴州山區,建了一所希望小學。

從前段時間爆出來的慈善晚會捐款明細來看,相比動輒幾十上百萬的捐款,余慕蓮拿出來的似乎太不值一提了,但這些錢卻是那時她除了維持生活能夠拿出的所有資金。

自小讀書少的遺憾,

變成了300多位小朋友的讀書夢想,

余慕蓮用自己的微薄之力,

改變了他們的命運。

後來有人知道她的事情,

稱余慕蓮是偉大的人,

她卻連連搖頭否認,

「我只不過做了點善事而已」。

至於她的人生經歷,除了「偉大」,

更離不開這兩個詞:「醜陋」和「可憐」。

「為了謀生,我唯有做。」

在香港配角里,提到丑角,

有這樣一句名言:「男有八兩金,女有餘慕蓮。」

這也算是用來形容余慕蓮的「成就」了。

然而並沒有一個女人,

願意一開始就接拍丑角。

1940年在廣州出生的余慕蓮,5歲時跟著改嫁的母親來到香港。

長大後的余慕蓮被親生母親嫌棄,為了能夠養活自己,一開始她能做的就是電影院帶位員的工作,後來轉做售貨員的時候,為了應付洋人客戶,她便找了個補習班開始上課。

29歲之前的她並沒有想過自己可以演戲。

有一次余慕蓮並不知道老師請假,

到了補習班沒人只好看看別人上什麼課,

沒有想到的是教課老師

看中了她,遞給了她《馴悍記》的劇本。

她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參加演出,

雖然這是一部搞笑的莎士比亞劇,

但她表現很好,最後竟然得了女主角亞軍。

後來她有了更多的機會,年輕的余慕蓮,有些得意,「我終於可以養活自己和家人了。」除了演戲,那時的她還會經常去做義工。

1973年,她在《七十三》中扮演賣魚勝妹妹,沒想到扮丑的形象深入人心,從此只要是邀約,都是丑角,她沒有辦法只好全接了。

自1976年簽約TVB直到退休,她演了30年的清潔工、垃圾婆、醜婦等角色。

余慕蓮在《七十三》中扮演賣魚勝妹妹

………

………

最經典的片段,

就是作為周星馳的御用女配角,

在《整蠱專家》里的一幕。

想要整蠱丈夫的朱太太,卻向周星馳索吻,

表情動作眼神都十分到位,令人捧腹大笑。

由於常年扮演這類形象,

余慕蓮的名字基本和醜女畫上了等號。

香港人罵別人丑,都會加上一句,

「你真是丑得上余慕蓮了。」

余慕蓮雖然算不上美,但不至於那麼丑,

年輕時在歡樂今宵做節目,她也是台柱之一。

余慕蓮在節目中扮演梅艷芳的造型

………

………

有人問她,「其實你並沒有那麼丑,幹嘛做醜女啊?」

她倒是非常坦白:「年輕時當然想演美女,可是入行越久,越發現不能改變初心,美女每年都會被替代,我只想好好有份工作,倒不如全心全意演丑角咯。」

但丑角也不是那麼好演的啊,為了拍好這些角色,余慕蓮高燒了還要站在現場拍了數十遍,最後導演還是不滿意,被罵之後的她只好躲在劇組角落裡偷偷地哭。

97版《天龍八部》飾演瑞婆婆

………

………

然而就是這樣傾心傾力多年的演出,

她得到的角色台詞越來越少甚至沒有,

在TVB工作的底薪也是極其低,

所以在辛苦工作30年之後,退休時,

只拿到了28萬港元的服務金(退休金)。

67歲的余慕蓮坐在那裡,

回想作為演員的38年時間,

基本上全部奉獻給了丑角,

余慕蓮不無遺憾的說,

「可是除了我之外,

沒有演員願意做那些角色的,

為了謀生,我唯有做。」

「我是個沒人照顧的人球, 到處被踢」

演了一輩子醜婦的余慕蓮,

也過了一輩子孤苦可憐的生活。

她的母親是不知名的二線明星,

後來父親家道中落,

母親一心想做名女人,

便拋棄她的父親跑去了香港。

余慕蓮母親鄧美美

………

………

童年對她來說完全就是噩夢,

母親重男輕女不說,還嗜賭如命,

把她當作出氣袋,經常打她,

雖然家中有女傭,但她還要做盡家務。

余慕蓮對風流母親毫無感情。

即使這樣,余慕蓮也從來沒有忘記當初的想法——要養活家人。

她一直照顧留在廣州的父親和妹妹,即使這個妹妹是繼母所生,她也一樣當家人看待。

余慕蓮一直給他們郵遞物資。「寄油的時候還特意用毛巾包著,那他們就可以多一條毛巾用了。」竭盡全力用自己的一點點行動,嘗試改變他們的生活。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