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跡紅燈區十年,她打敗湯唯周冬雨,拿下影后卻選擇退出:我有信心優雅老去

2017年10月02日     48,759     檢舉

「我的一生,是別人的兩生。」

最近,《春風十里不如你》大結局,金馬影后加持的周冬雨再次憑藉演技圈了不少粉。相比「冬叔」星途的一片燦爛,金像獎影后惠英紅的成名之路可謂坎坷。

作為「打女」出道的她,毫不誇張地說:她的榮耀,是拿命換來的。

………

………

這一天終於來了。

惠英紅面對鏡頭,

宣布這是自己拍的最後一部動作片,

以後都不會再拍打戲。

因為57歲的她,為了拍好一個鏡頭,

左腿膝蓋舊傷復發,

落下了終身殘疾。

熟悉香港電影的人,

都認識惠英紅。

她是金像獎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影后,

也是至今唯一一位,

靠「打女」拿下這座獎盃的演員。

她風光過十幾年,部部電影都是女一號,期間卻淪落到沒有戲拍,得抑鬱症、吞藥自殺......

逼自己到絕境,最後憑藉不能倒下的決心,花了30年,從谷底重回巔峰。大夥兒說:人生如戲,惠英紅的劇本,卻比電影還曲折。

「我的一生,是別人的兩生。」

她的父親曾是山東巨富,正黃旗後裔。為了避難,帶著全家和一箱一箱黃金逃到香港。

因為被騙和沉迷賭博,等惠英紅出生時,家裡已經窮得吃不起飯。那時候,她們一家幾口擠在人家大樓的樓梯下,餓了就去酒樓撿剩菜剩飯吃,和乞丐沒有什麼區別。

為了生計,三歲的她已經學會在紅燈區,抱著美國大兵的大腿,求對方買一塊口香糖。

至今惠英紅都記得,美國大兵比較有錢,英國的就拮据一點,她必須要學會分辨,一旦看走眼,不但會被驅趕,挨打都是家常便飯。

她說自己當時就下了決心,一定要離開這裡,不要再過這樣的生活。

而這條紅燈區的轉彎處,有一個大戲院。12歲扎著麻花辮的女孩,天天走一個街口,站在戲院門口,仰頭看巨幅海報的大明星。

「她們就像天上的星星。」

於是當夜總會在招舞蹈演員時,她咬咬牙去了。

因為身材高挑,她的古裝扮相,很靚。再加上肯吃苦練習,她的中國舞蹈,跳得最有模有樣。

當牛馬導演來挑演員時,毫無疑問的挑中了她。

那是1977年,那一年,她17歲。因為不俗的舞台經驗和功底,她的第一個角色,就是《射鵰英雄傳》里的穆念慈。

第一場戲,拍的是比武招親,她不僅看一眼就記住了動作和走位,還自己把兇悍的招式改得更好看了一點。

這給當時的各大導演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隨後她簽約了邵氏,那個時候的演員是沒有片酬的,一個月的工資就500,公司里的任何導演都可以用。

家人都不願意她去,因為繼續在夜總會跳舞,可以賺1500。但惠英紅堅持要當一個演員。每天,天蒙蒙亮就起床當群演,到深夜再收工。

有一次,大導演劉家良正在拍《爛頭何》,誰知道剛拍完第一個鏡頭,女主角因為挨打太痛,默默卸妝跑路了,誰也找不到她。

急壞了的導演突然想起來,之前有一位「穆念慈」打得不錯,於是派人趕緊去找這個小姑娘。

副導演聽說了,指了指旁邊的一位群演:「吶,就是她,惠英紅。」

這是她第一次當女一號。為了打得好看,五十個動作,她要在棚里拍整整兩天,悶熱到古裝的內衫都濕透了。

因為一招一式都是真功夫,韌帶撕裂,骨折都是常事。有一次拍戲,要從4樓直接跳下來,連替身男演員都嚇到不演了,她卻咬咬牙,跳了下去。

「記得有場戲,一個大男生飛過來打四十多拳,沒有任何保護,打十來拳,我就出去吐,回來接著挨打。」

20歲的女孩子,全身上下都是傷,有時候回家無意間被家人看到,會抱著她心疼的大哭。

這麼痛,就不能不拍了嗎?「如果一退,後面就有人上來,那麼你就沒有機會了。」

惠英紅不想再靠別人的施捨活下去,這一次,她要緊緊抓住自己唯一的機會,改變貧窮的命運。

因為夠拚命,她不僅成為邵氏的頭牌打女,香港第一屆金像獎影后,頒給了她。那一年,她22歲。

連她自己也沒有想到,有一天她的照片會被放大貼在影院門口,就像自己小時候特別羨慕的那些「天上的星星」。

小姑娘卻沒有很開心,領完獎心裡還在想:這個獎盃要是金的就好了。

那時候,惠英紅還不知道,屬於香港電影,屬於動作片的黃金時代,真的來了。

長得靚,又打的太好看,惠英紅成了當時的票房擔當。她的片酬也很快升到5萬塊,買了間大房子,徹底帶家人離開了紅燈區。

再加上她是圈裡出了名的「拼」,一年365天,天天在沒有冷氣的棚里吊著威亞。最高記錄,一年拍了9部電影,部部都是女主角。

那時候,全民皆愛動作片,出名的男演員有成龍、洪金寶、劉家輝、傅聲等數不清的硬漢,但只要在香港提起「打女」,一定是邵氏的當家花旦——惠英紅。

惠英紅風光了十幾年,也打了十幾年。她曾經想摘下「打女」的標籤,試圖轉型,證明自己也可以演文戲。

但公司怕她的打女形象被破壞,觀眾不再買帳。於是很多機會,惠英紅都拱手讓給新人。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她在片場都拍一天戲了,還是被叫了回來。

替換她的新人是鍾楚紅,正是因為這部電影,開始走紅。

惠英紅想不通,「為什麼新人鍾楚紅、張曼玉拍電影都是美美的,而我卻只有打打殺殺,又苦又累。」

然而,她更想不到的是,曾經那麼輝煌,一年可以拍300多部,部部叫好又叫座的動作片,竟然在好萊塢大片和文藝愛情電影的衝擊下,沒落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