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為她寫歌,幾百萬人為她打call,因為她教會了我們什麼叫做自己

2017年11月04日     9,271     檢舉

16歲開始創作,18歲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19歲獲得金馬獎雙提名,竇靖童用自己的實力證明,她不只是「王菲、竇唯的女兒」,還是一個獨立音樂人。

演出時,竇靖童的話一直很少,總是一首接一首地唱。只有唯一一次,她在唱歌的間隙,說了大概是有史以來最長的一句話:「這是我目前參加過最大規模的演出,希望你們今天能玩得開心」。

她頓了頓,然後指了指自己:「我很開心。」

………

………

竇靖童又上熱搜了。

下巴上醒目的紋身、坐在蒼蠅小館吃炸醬麵、新專輯封面是在飛機上隨手P了十五分鐘的表弟照片......

除了迷妹,連路人都驚掉了下巴:這也太real了。更霸氣的是,這次引起全網巨大爭議的,竟然只是一張背影圖。

因為這是竇靖童,18歲出道以來的第一個代言。

很有「路人」卻冷冷地吐槽:她是星二代,還不是靠爸媽。竇靖童只是淡然一笑,不解釋不生氣,仿佛那些爭議不曾發生過。

作為王菲、竇唯的女兒,被關注、被誤解,似乎是她的「使命」。人們試圖從她的唱腔、她的穿著和颱風,找到王菲和竇唯的影子。

但是,竇靖童只是竇靖童本人,僅此而出。

她不像媽媽那樣不食人間煙火,也不像爸爸一樣避世,如果一定要形容竇靖童的話,就像知乎上的一個回答:

她就像草原湖畔里的那隻鹿、海平面上的飛鳥、冰川折射的光、拂過林海的風,驚艷但令人舒服。

她一直是個內心柔軟的人,仙境里走出,自然里生長。(Via:鬍渣曾)

可惜的是,人家小朋友的童年濾鏡是粉紅泡泡公主夢,她的童年就是閃光燈和偏見。

父母離異後,無論和媽媽王菲走到哪,常被長槍短炮懟到臉的小女孩,大概也感受到了媽咪的無奈和無助。

有一次終於忍不住,衝著鏡頭脫口而出:「媽咪,唔好睬佢地。」

翻譯過來就是:媽媽,不要理他們。

媒體全體興奮,彷佛在小小的人兒身上,看到了媽媽特立獨行的樣子。於是她們扛著攝影機追問竇靖童:「你知道整個華語樂壇都在等你長大嗎」。

「我覺得可能永遠也等不了了,因為我不是很想長大,只想做自己。」

於是13歲組樂隊,14歲退學,

身上十幾處的紋身、剪掉長發染一頭粉紅色,

偶爾飆一句京罵,

18歲正式宣布退學,以歌手的身份出道......

蹲守她長大的八卦媒體眼睛再一次亮了。

小編到現在都記得,那陣子的頭條全是竇靖童的「負面」消息,甚至上升到王菲和李亞鵬的教育分歧。

即便連李亞鵬都公開表揚竇靖童:「很乖,有禮數,尊重父母。」但#叛逆#、#特立獨行#的標籤,一貼上,就撕不下來了。

眾人拒絕相信,酷炫的天后女兒,怎麼可能會「很乖」。

18歲,剛剛念高二的年紀,卻選擇放棄了學業,乍一看,確實很「叛逆」。接受採訪的竇靖童卻平靜地說:

不是說放棄學業,我放棄的只是在學校里學習的那種形式。在外面同樣可以學習,並且是我真正想要學的東西。

學校很好,但是自學能夠更好,所以就放棄了。

她足夠坦誠和清醒。她一直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以及想要什麼。

喜歡好看的紋身,就去和家長「打報告」;想學哪樣樂器,寫長長的申請,闡述自己的喜歡程度並願意堅持多久......

「我從不叛逆,我們家很平等。」

即便每個記者都在問同一個問題;為什麼紋身,為什麼輟學做音樂,她不像媽媽那樣直接懟:「關你屁事」,也不會和老爸一樣玩消失;

她永遠老老實實的答案:「因為我喜歡。就是這麼簡單。」

當她抱著吉他,哼著歌,出現在一段視頻里時,全網再一次沸騰了。

有好事者甚至幫她算了筆帳,就拿她媽媽的微博來說,2354萬粉絲,如果童童發布一首新歌收2塊錢,即便只有1%的下載,她的歌曲銷量也比一般的歌手牛逼了。

這話不是空穴來風,她還未正式出道時,就已經可以作為重磅嘉賓,倒數第二位出場。要知道,排她後面的是出道十年,最受文藝青年歡迎的李志。

只不過主辦方在介紹完竇靖童,是獨立搖滾女歌手之後,往往都會再加上一句:著名歌手竇唯和王菲的女兒。

當她在台上抱起吉他的時候,台下很多人在喊:唱你媽的歌!唱你媽的歌!竇靖童總是歪了下腦袋,溫柔地笑了一下,然後繼續唱歌。

而現場還有很多迷妹,拚命擠到舞台最前方,瘋狂大喊著:竇靖童!我愛你!竇靖童依然繼續唱歌。

她一直話很少,總是一首接一首地唱。只有唯一一次,她在唱歌的間隙,說了最長的一句話:「這是我目前參加過最大規模的演出,希望你們今天能玩得開心」。

她頓了頓,然後指了指自己:「我很開心。」

作為「星二代」,她的起點似乎理所當然的高,竇靖童直言:它既是負擔,它又是一種優勢。不為自己辯解,坦誠接受所有的關注與質疑。

因為她從沒有擠破腦袋希望得到大家的關注,也並不想努力撇清家人的羈絆,她就只是開心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從不討好別人。

難道從不會困擾,不會感到痛苦嗎?

「我爸爸是竇唯,我媽媽是王菲,他們都是做音樂的,這同樣是個事實。我否認不了這個事實,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因為這就是我,總不能為了證明自己,廢了號重練吧?」

竇靖童從小就明白,當不了一個普通人,但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竇靖童只做自己喜歡的音樂。

經常窩在錄音棚,

把手機往旁邊一丟,就開始寫歌。

甚至最頻繁的時候,

她是直接住在棚里,每天點同一份外賣。

因為思考吃什麼,太費時間。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